除了八字算命,古人还这样预测

园长
7245
文章
0
评论
2019年7月11日17:14:25除了八字算命,古人还这样预测已关闭评论
目前我们流行的算命方式主要是八字预测,面相预测,其实在古代还有各种奇特的预测方式,古人的智慧有时候真是让我们佩服和讶异。
一、卜筮
卜筮是中国最古老的占卜方法,卜筮的流行早在有文字之先。卜筮主要采用龟甲和蓍草,用龟甲称卜,用蓍草称筮。卜,最初的方法就是用火灼烧龟腹甲,视其裂纹而定吉凶。筮,最初的方法是把蓍草的茎从中剖开,视其分离时的形状来预卜休咎。在后世,人们通常并不看重求卜所用的物体本身,而更关心求卜的过程和结果。后人因地制宜,就用容易得到的东西替代龟甲和蓍草,于是就出现了蠡卜、虎卜、鸡卜、鸟卜、十二棋卜、竹卜、钱卜等多种卜筮方法。
二、易卦
而我们通常所说的《周易》其实包含了《易经》、《易传》两部分。《易经》有六十四卦,每一卦都有卦辞和爻辞,占算的时候,要先取卦,再根据所取的卦所对应的爻辞和卦辞以判断吉凶。
除了八字算命,古人还这样预测

算命

《易经》这本书很古老,也很重要。古老是因为传说它的作者是伏羲、周文王、孔子三位圣人;说它重要是因为,它是“群经之首”、“大道之源”,诸子百家都从这里汲取营养。《庄子》里面说,“易以道阴阳。”易经里认为,万事万物都是阴阳构成的,而八卦、64卦也是由阴阳构成的,所以我们能够“感而遂通”,通过卦象去认识、了解、预测。所以说“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
《易经》最初是卜筮之术。不过,我们现在看到的《易经》只是古人占筮结果的记录,到底古人用易卦占筮的方法怎样,却不得而知。当然了,《系辞传》里面介绍了“大衍筮法”,因为比较繁琐,这里不再细说。一般认为,“大衍筮法”就是《易经》的原始筮法。但也难以考证。
从汉代开始,历代对一都有较大的发挥,也不断产生了很多新的理论。如卦气说、纳甲筮法、梅花易等等。当然,《易》是象数理的统一。它不仅仅是术,易理和易道早已沉淀在了中华文化的共同记忆里。
三、相术
同卜筮、《易》卦、占星一样,相术也是中国古代起始较早的一种术数。它通过对人的面貌、声音、气色等的观察分析,来语言人的吉凶休咎。根据历史文献记载,相术在春秋战国时代已经兴起。《左转·鲁文公元年》有内史叔服能相人的记载。《国语》中也有一些能相人的例子。
古代的相术最初都属于相面一类,经过长期发展,有出现了通过声音、形貌、谷歌等人体各部位来预测人事吉凶的相术。
四、占星术
先秦时期,天文学在当时世界上市属于领先地位。古人根据星位的变化发明了最早的纪年法——星岁纪年法。因为古代占星术常常涉及到这些天文知识,故有必要先对七曜、五纬、四象。
这些天文知识,尤其是人们有意识地将星象运动变化同人事联系起来,为占星术的出现提供了可能。先秦时期,占星术已初露端倪。
中国占星术是一种学术,别称星学、七政四馀、果老星宗等。此学术由夏朝开始发展,汉唐达到顶峰,明清至低谷。主要依托星象的研究,对事物作出结论,是中国历史上古老的学术。
在夏、商、周三朝时期即已开始发展,春秋战国时盛极一时。到了汉末与唐朝,受到印度及波斯的影响,使中国占星术更加蓬勃,出现许多著述。明清两朝,因政治因素,使得占星术的发展遭到阻挠。
在一些文献中,经常看到“五星聚”的记载。五星聚就是指金、木、水、火、土五颗行星同时运行到某一星区。若五星在同一线上,就叫五星连珠。从历史文献上看吗,五星聚的出现都是和国运盛衰联系在一起的:五星聚房,殷衰周昌;五星聚井,楚败汉兴。古代的占星术不近把天灾兵乱、国运盛衰同星象变化对应起来,而且还根据星象变化推断帝王将相等上应星象之人的休咎祸福、升迁沉浮,这一点在《三国演义》里非常多见。
五、五行术
除儒释道三大支柱,中国传统文化中影响最为深远的,要首推阴阳五行之说。阴阳家是诸子百家中极有影响的一家。
依照阴阳五行说,世间万物都是阴阳化生,天地、日月、山川、四时以及君臣、男女、夫妇都是阴阳相生,而世间万事万物又都是由水火木金土五中元素或能量构成,阴阳五行相生相克,形成了自然、社会、人事的变化。阴阳家根据五行相生相克的理论,解释历代王朝更迭,其影响最大的是“五德终始”说:历史是按照五行生克的原理更迭变化的,是一个终而复始的循环过程。
当然,在术士那里,阴阳五行术的主要用途还是预卜人的命运,就是我们俗称的四柱命理,也叫批八字。“八字”也叫四柱(年柱、月柱、日柱、时柱),每柱两个字,上为天干,下为地支,正好八个字,所以称为“八字”。相传在黄帝时期,即由天皇氏制干支,伏羲氏作甲历,创建了中国的历法(太阴历)。从黄帝纪元起,经过七十八个花甲。一个花甲六十年,由天干、地支依序排列循环组合而成。
所谓天干,是指甲、乙、丙、丁、戊、已、庚、辛、壬、癸十个字,地支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个字。干支排列组合,天干由“甲”起,取配地支之首字“子”,依序循环拾配,共得六十组不同干支的组合,称之一甲子(六十年),又叫一花甲。
天干地支分属金、木、水、火、土五行,五行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循环相生,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循环相克,这样,根据生辰八字所属五行的旺相休囚,阴阳五行的生克制化、刑冲合害。
人出生后呼吸第一口空气,这口空气所在时间的天体运行也就是所属阴阳五行就决定了这个人的命,他走过的每一刻所属的阴阳五行,就是他的“运”,“命”、“运”结合起来就是他的一生。懂得八字预测的人,可以根据这个人每一时间的五行变化,来推测他的命运,这就是“八字预测”。
六、堪舆术
堪舆也叫风水。风水术,就是风水先生根据一定的理论用以选择阳宅和阴宅以及如何修禳的术数。古人大都相信天地人三者之间存在深奥莫测的因果关系,因此在选择阳宅和阴宅时,都希望找到一块顺天应人,得地脉之吉利的风水宝地。
风水术也是一种很古老的方术。秦汉时期就有了以相宅看风水为业的堪舆家。古人相信人和水土、五行存在着某种必然的联系。关于“风水”一语的由来,单从功能来说,风水学中也有个“藏风理论”和“得水理论”,这两个理论要求宅基地即要位于避风之处,也要靠近水源。“风水”一名,即由二者化出, (濞经.内篇》说:葬者,乘生气也。夫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而为生气;生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萌。盖生者气之聚,沉香凝结者成骨,死而独留。故葬者反气纳骨以荫所生之道也。——经日:“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
在具有唯物主义观点的风水大师看来,大气是一个循环系统,其表现形式有风、云、雨和地下水,它们之间可以相互转化;大气是生命之源,是生态系统的物质基础,世上“万物”都离不开它,人也一样。
为了满足“藏风”、“得水”这种功能,倾向于科学的风水学一般要求宅基地在结构上应当背山依水。这样不仅景观优美,生活也非常方便。所以,“风水”二字,并不神秘,我们不要一提起风水,就神经质地联想到迷信上去。
七、占梦
所谓占梦,也就是后人所说的圆梦。解梦或释梦,术士根据人们梦中所历所见的事情或者物象,来预卜做梦人和与之有关的人或事的休咎。这种方术早在西周时期就很流行,周天子设有占梦官,为天子和诸侯占梦。
古人认为梦的性质有:虚幻性、怪诞性、变化性、超越性、满足性、宽慰性、自知性、不知性、短暂性、忽然性、不由自主性。总的来说,中国古代理论家对梦的特点的论述还是集中于经验的描述,没有相应的理论框架。
占梦术流传了两千多年,对中国传统政治、学术、文艺、社会习俗等方面都曾产生过重大影响,了解研究占梦术,对于理解中国传统文化,也有一定的认识作用。如西汉时期,著名思想政治家贾谊就曾说过:“吾闻之,天子梦恶则修道,诸侯梦恶则修政,大夫梦恶则修官,庶人梦恶则修身。若是,则祸不至。”把恶梦看成是上天对人们过失的警示要通过改正过失修明政治来免除灾祸,这就是古人对占梦与政治、个人修养之问的关系的看法。
在学术上,占梦术对中国哲学思想的影响也很大。孔子说:“不语怪、力、乱、神。”但他也说过:“我真的衰老了吗?很久没有梦见周公了。”看来孔子仍把梦见自己崇拜的政治人物周公旦当作一个吉祥的征兆,反映了他对梦的肯定态度,后世儒家学者多继承孔了这一态度,对梦认为是:“人之精神,与天地明阳流通,故昼之所为,夜之所梦,其善恶吉凶,各以类系。”认为占梦术不灵验不是梦境本身的过错,只是“占之不巧工也”。
八、谶语
《说文解字》云“谶,验也。”谶就是语言未来的符号,这种符号可以分为文字符号和图画两类。文字符号之类的谶又可以分为诗谶和谶语。
谶语的起源很早,《史记》中就有一些谶语的记载,最优影响的是“亡秦者胡也”这一谶语。秦始皇统一天下后,派人去东海寻找长生不老之术,得到图录,上面写着“亡秦者胡也”。据说秦始皇以为谶语中的“胡”,指的是北方胡人,就命蒙恬率军三十万北击匈奴,以防亡秦之患。却不知道谶语中的“胡”另有所指,有人说是胡亥。诗谶就是用诗歌的形式预言吉凶祸福等未来之事。诗谶的作者大都是通晓文墨的文人学子。据说唐代诗人刘希夷,他的《代悲白头翁》诗有“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的诗句,他非常后悔,说这句是诗谶。一年后,刘希夷为奸人所害。
无论在古代正史,还是野史笔记中,乃至小说中,谶语都不难见到。相传唐代李淳风曾作《推背图》谶书,有图有诗,预言唐以后各代运数和重要事件、人事变化。谶——包括谶语、诗谶、图谶——的存在,反应了部分人认为偶然事件背后存在着超自然、超现实的力量。
九、拆字
拆字,又称“测字”,隋代名“破字”,宋代叫“相字”。拆字是中国古代的一种推测吉凶的方式,主要做法是以汉字加减笔画,拆开偏旁,打乱字体结构进行推断。
汉字属象形文字,一个字往往可以拆成几个字,古人常常用这种拆字法,来判断人事因果,预言吉凶祸福。据考证,拆字这种迷信源于汉代。后来,有以拆字为业者,称“测字先生”。其方法是先让析疑者随手写一字,测字者根据该字组成或间架结构来发挥答疑。如清代周工亮《字触》载:杨王沂中,闲居微行,遇一测字者,王以所执柱杖就地一画,相者惊拜曰:“‘土’上一画,乃‘王’字也。当封王无疑。”测字者利用测字时的环境,把“土”借用过来,与“一”组成“王”字,预示所测人将要封王。
拆字还被广泛用于作诗、填词、撰联,或用于隐语、制谜、酒令等。《三国演义》对此有精彩的描写。三国时曹操手下杨修博闻强记,智慧过人。曹操曾选花园一处,竣工时,操前往视之,不置褒贬,只取笔在门上书一“活”字而去,人皆不晓其意。修曰:门内添“活”字,乃“阔”字也,丞相嫌园门阔耳。于是重筑墙围,改造停当,又请操观之。操大喜,问曰:谁知吾意?左右曰:杨修也。操虽称赞,心甚忌之。又一日,塞北送酥一盒至,操自写“一合酥”三字于盒上,置之案头。修入见之,竟取匙与众分食毕。操问其故,修答曰:盒上明书“一人一口酥”,岂改违丞相之命乎?操虽喜笑,而心恶之。后来,杨修数次因窥知曹操心中之隐秘,犯了操之大忌,终为操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