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的几个历史故事四

园长
8721
文章
0
评论
2019年7月11日17:09:49算命的几个历史故事四已关闭评论

三十七、三十大板

据说扬州的天都庙,颇为灵验,求神拜佛的人很多。但是有一个人居于庙里祈祷,却从不灵验。他很生气,一日酒后骂:“我在这里住了这么久,都不见灵验,神灵个鸟啊!”骂完昏昏沉沉就睡去了。梦见神责怪他说:“穷通自有数,你不安分,怎么能诟病神灵呢!这令发送到仪征县鞭笞三十大板!”这人醒来后,想仪征离扬州六十多里路呢,便不在意。有一日,他发现一个素衣男子前来拜见,他仔细一看是自己的外甥。外甥对他说,他老母已经去世了,正候舅舅回去奔丧呢!他的外甥正是仪征人士,这人想起了梦中的事,便不肯前往。他外甥恳求不已,他只得勉强前往。到了外甥家里,已经是入夜时分了,他上茅厕,看到红灯两两沿河前来,是仪征县老爷来了!他大惊,赶紧逃走。县老爷看到他逃跑,以为是盗贼就叫手下把他抓起来了。那人便说他是前来探亲的,不是盗贼,他外甥也上前为他辩解。县老爷还是认为他无故逃跑必可疑,他只好以梦见神灵之事相告。县老爷一听,说:“既然神灵都这样决定了,这就是命数啊!”于是命手下给他打三十大板!
算命的几个历史故事四
三十八、方士奇验

清朝康熙年间,有一方士算未来之事多有奇验。当时一位姓甘的官员要赴任云南,方士为他饯行,并说:“你应该自爱啊,一路功名到吉祥!”该官员以为他拍马屁说一些好听的话罢了,不置可否。后来,该官员在任上死于吉祥寺。另外,又有一官员将赴四川试任,问该术士吉凶,术士说:“你不出多日将位列三台。”该官员大喜,认为不久就能当上宰相了。没想到,他正上任,就逢三台县有缺,他被调就去三台县上任了,第二年他便死于任上。

三十九、秃婢生子

清朝江西某大族一男子,四十多了,还没有子嗣。当时,他请一道人给他看相。道人说:“你并没有孤相,可能是你内人的原因吧!”该男子便把他的妻妾都让道士看,道士说:“这些女人都不是生男丁的相貌啊!”该男子又把家里婢女大大数十人叫过来,道士看了还是摇头。这时忽然一秃头婢女经过,道士就对该男子说:“这是一块良田,定当产美玉,你应该好好爱惜她啊”。这男子听后看着这婢女便感恶心,无奈地笑了笑。一天晚上,月光皎洁,男子偶尔发现该婢女睡于她床下,借着月光看她肌肤白而如雪,不禁心动。后来,这婢女果然怀孕了,生下一个男孩。

四十、仆人代劳

清朝有一位风水先生擅长替人找好的风水,大家争相延请。有一次他为丙某的亡父找了一块吉地,在营葬之日,刚刚挖好墓穴,地理师就让孝子对着墓穴小便,然后再下棺。某丙看见坟边许多人,众目睽睽,不好意思于是让仆人代劳。地理师傅见状只是摇头叹息。后来丙家果然世代科第,只是唯一不足就是家中的妇女都与仆人私通,无一贞洁之妇。

四十一、王心已乱

吴三桂将要叛乱时,曾向苏州宫府借军饷。当时慕天颜掌管苏州,对此事犹豫不决,就请测字先生朱某测宇,并告诉他缘由。朱某说:“请大人随便出示一个字吧”。恰值茶几上有一张旧请柬,慕天颜就随手把它翻转过来,指着请柬的正面说:“就测一‘正’字。”朱某说:“不能借给他军饷。正象个王字,但王心已乱。并且刚才请柬的正面合扣在茶几上,正面反了,是要反叛的征兆啊!”慕天颜于是就拒绝了吴三桂借军饷的要求。后来吴三桂反叛,果然应验了朱某的话。

四十二、当为天子

王莽篡位,那时的刘秀还是一个农民。有一次,刘秀偕同姐夫邓晨去拜访蔡少公。蔡少公喜欢研究一些民谣谶语,当下见邓、刘和其他宾客,便说:“刘秀当为天子!”。这时人们就说:“这个会不会指的是国师刘秀呀!”当时王莽手下有个大功臣,名叫刘歆,王莽当上皇帝把他封为国师之后,突然改名为刘秀。还是农民的刘秀就说:“为什么不是说我呢?”座上众人听了都哄笑起来。只有邓晨听了暗暗欢喜,日后就跟定刘秀,最终成了个金玉满堂的皇亲国戚。

四十三、瓜露半子

有一人为了求子嗣而到何仙庙祈梦,他梦见有人抱一个西瓜给他,其中有半粒子露在瓜外面。庙里的释梦者告诉他:“西瓜最多子,你必定象西瓜一样子孙累累。”但是他直到老年还是没有一子半嗣,他认为何仙庙赐梦就是胡扯,而不无懊恼地将此事告诉方大古,方大古笑着说:“瓜露半子,正是‘孤’啊!”

四十四、尼姑测字

清朝有一个测字先生外号“大不同”,光绪和宣统年间,在常州的城隍庙摆摊测字为生,名噪一时。有天,一个尼姑来测字。她占出了一个“青”字。大不同问她测什么,她说:“测终生。”大不同说:“清不清,静不静,你出家不合适。如果你想出嫁,找个好男人,还有生儿育女的希望。你看,青字的上部象个生字,下部是育字的底部,是不是?”尼姑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忸怩而去。旁边知情的人说,这个尼姑本来就不守清规,早就动了还俗的念头了。

四十五、陶器有数

清朝宁海县张某精于占卜。他家邻居买了几个新陶器回家,跟他开玩笑说:“这陶器的成败,也会有数理吗?”张某占卜道:“这东西应该坏于来年春天某日。”他邻居于是把陶器藏于壁穴,外面用泥封存好,并且严戒家人不许乱动。到了来年那个时候,他找到了张某,说:“你还记得吗,你去年占卜的陶器,现在安然无恙啊!”张某说:“大家都没见过你那陶器,怎么能说安然无恙呢!”他邻居于是和众人一起去打开壁穴,这时有一个大蝎子在陶器旁边,咬了他一口,他痛得连忙撒手,陶器跌落地上,破碎了。

四十六、骨格嵌奇

桐城方问亭年少的时候,家境艰难,唯有投靠到黄州的一个在官员亲戚家中去。该官员对他并不好,时日久了便产生了厌烦刻薄之意。一年除夕,该官员众亲朋一起聚宴,大家极其高兴,只有方问亭独然不乐,也没人搭理。这时候,正好有一相士在座,他就对方问亭说:“小兄弟骨格嵌奇,来日飞黄腾达,虔诚不可估量啊!”大家听了相士的话,一起哄笑,说他怎么可能会有出息!相士愤然说:“你们都是井底之蛙!又怎么能辨别天下士人呢!”于是,相士继续对方问亭说:“你明年秋天必定发轫,你没钱我倾囊资助,不要再在这个破地方逗留了!”后来,方问亭便北上,在平郡王家里做幕僚,平郡王对方的才能很是称奇,于是便把他推荐到朝廷,后来他果然步步青云,正如相士所说的那样!

四十七、要等四代

舒芬父亲找到一块葬地,请地师勘验,地师说:“此地应出一位状元,但是要等到四代以后才能应验。”舒芬的父亲说:“四代太久了,我等不及呀。”舒芬当时还年幼,他对父亲说:“您不必担心,如果此地真有灵气的话,拿三世祖的骸骨葬于此,那么就会应验在我的身上。”他父亲听了觉得有理就采纳了。后来舒芬就中了状元。

四十八、惟齿贵耳

清朝康熙年间,一个姓贾的相士,相术高明,每看必中。当时一官员孙某打算考察一下他的相术准不准。于是,他宴请家人亲友并邀请贾相士前来赴宴,他先让仆人穿上官员衣帽坐上座,主人们则穿上仆人的衣服立于阶前。贾先生前来的时候,看到座上的仆人大笑说:“哪有奴婢学夫人的,这不是逾越了等级伦理了吗!”他于是到阶前,把各之人引到座上。轮到孙某的时候,贾却不管他准备离开了。孙某嬉笑说:“先生观察诸公都神准,为何独视我不见呢!”贾某大惊:“你骨格下贱无足取,惟齿贵耳!方才不是你笑着说话,必然要漏掉你了!”孙某听后不快,怏怏走入后堂。家母问他什么事不高兴,孙某便将事情原委告诉他。他母亲说:“哎呀!这相士太神了!我当初生你的时候,很艰难,我那时候朦胧中听见空中有人说,这家有善行,应该产一个上佳儿子的,可是如今小孩的骨格已经生成了,怎么办呢?让他生一副贵齿吧!”孙某听后,就出去惭愧地向相士道歉了。

原来当初孙家贫寒,孙家先人是私塾老师,略有积蓄。有一次孙家老翁回家的时候,看到一妇女抱着小孩子在水边哭泣。他就上前询问,妇女说:“我被丈夫休了,家境贫寒过不了年关,不想多活了!”孙家老头恻然,于是赠她家财让她生活下去。所以孙家以此获报。

四十九、金门待诏

清朝顺治年初,文登县富家刘某,建了宅第初落成,梦见堂悬匾额,上面写道:“金门待诏”四个大字。刘某梦醒后,以为该梦大吉。但是他屡次科考都不中,而且子孙零落。到了乾隆时期,不得不售予蓬莱县马某,马某是癸卯年入翰林,金门正是其所谓。

五十、僧算科名

清朝浙江嘉定人朱某,未曾贤达的时候,游西湖。当时,有个僧人从云南来,居于灵隐寺。朱某前往问科名。僧人说:“你不是科名中人,但是来年秋天可以点考生的花名册,看着诸考生入场考试。”朱某愕然,僧人笑说:“绝非我狂妄之言,不多日便灵验的!”不多日,他舅舅来信说,我已经为你举荐了,你赶紧前来京都准备上任吧!朱某把书信放于靴内,再去拜见僧人。僧人迎上来笑着说:“你靴中是什么东西啊!我说的对吗?”朱某惊服。后来,朱某北上,负责在曲阳县任差,正值省试,他负责点名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