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算命的一些小故事二

园长
13061
文章
0
评论
2019年7月11日15:52:09亲历算命的一些小故事二已关闭评论
上大学的时候,我和我一个闺蜜去找了听说蛮有名的一个算命先生。据说他可以算出来谁家门口有棵树,谁家门口有条河,这种我在其他文章也讽刺过。
在我们那边的农村到处是树到处有河,很容易碰对,而且一点意义也没有,但是以前大家都没见过什么世面,听到这些就足以激动不已。
包括我当时进去的时候,还有个农村的大婶激动的说她家屋后西边真的有棵树,直夸真准。
等了半个小时,终于轮到我们了。
先算了我的,发了我的出生时间后,没有算我的过去,没有验证时辰,在纸上动划划西划划,半天没说出所以然。
然后他灵机一动,把我的手拿过去,看到我白白胖胖的“富贵手”,激动不已,碰巧估计他在那本书上看到关于手相的内容,就是金星线,金星线的说法我也看到过。
他说我有金星线,运气好得很,任君行去百般成,想做什么大胆去做,一定会心想事成美梦成真,然后说通过我的手,能看出我将来不是老师就是老板。。。PS.以前老家的人都认为老师是个非常好的职业。
回头想想他一点没有分析我的八字,什么也没讲,就告诉我可以美梦成真。
真实的情况是,接下来我走上了我人生最最艰难的十年。做啥啥不顺,吃啥啥反胃。
我跟闺蜜事后越想越气愤,越想越不对劲,闺蜜还扬言要拿把菜刀杀回去,往他桌子上一插,黑社会般地质问他:你算到了我们拿刀回来不?(主要是他算的闺蜜很难嫁出去,估计刺激到她了)
亲历算命的一些小故事二
8.
好几年前,失恋被伤,于是和我玩的很好的一个同事相邀去逛街。逛到一个市中心一个比较有名的寺庙去了,寺庙边上很多店面都是八字算命,风水什么的。
我们进了一家店,老板开口500一个,吓得我跟朋友拔腿就跑,我一个月房租500,我都要住不起。
于是那人赶紧叫住我们,说可以200。你们看几年前别人收费都这么多了,那个时候深圳很多地方的房价才几千块呢,市中心很繁华的地段都才一万多,现在深圳很多很偏差的要死的地方都要四万。所以我算八字的收费真的很良心了。
最关键的是,他根!本!不!懂!八!字!,现在想想他的理论简直在入门阶段,就算入门还是错误的理论,还敢收这么贵,20我都不想给。
什么也没讲,就只记得,他讲我八字很旺,其实他是想讲我八字很硬,克夫,但是为了不想刺激我,就说很旺,让我听起来感觉很美好。
他这个结论怎么来的呢,是这样的,他数了数我八字有多少个金,然后再数数我大运里面有多少个金,总共3个金,所以我一片金,所以我旺的不得了,然后他很巧妙地告诉我,不过你只旺你自己,不旺你老公,你老公比你弱。言下之意就是我克夫,命硬。
没有验证过去,什么也没讲,不到十分钟结束了。
但是我和朋友意犹未尽,总觉得什么信息也没得到,就坐在那继续纠缠了一会儿,然后他开始思维混乱,已经分不清两个八字哪个是哪个的了。经常讲混。
我只记得,他说我的财富,如果社会上最有钱的人是10,我就是7;我朋友是9.哎妈呀,就算我是5,也是有钱的不得了好吗。我朋友还9?忽悠的我居然信了。
然而,那段凄惨的日子,我和我朋友都收入很低,作为财富9的我的好朋友收入比我还低。
对了,那个人还穿一件道袍,戴个道士的帽子,一副道貌岸然衣冠楚楚的样子。
这个社会,真的是人不人鬼不鬼的。
9.
人就是喜欢听好话。所以大部分算命的就说好话给你听。
比如,我家胖哥很多年前路过深圳一个地方,有个人摆摊算命,边上围了蛮多人,那个时候胖哥正处于人生最伤心的时候,也无聊找他算算。
这个人其实比很多人学的算比较好的了, 是正儿八经看过很多书的那种,比那个臭假道士好很多。只是他的理论也是旺衰派的,有些能对,大部分是对不上,不过很多一些细节也是可以对上的,毕竟八字的定义是相通的。
但是八字是要看整体的联系和结构性的,旺衰理论会被分割开来看, 很容易断章取义。
他算的胖哥有些是正确的。然后指着一栋栋高楼告诉我家胖哥,将来那样的高楼你有好几栋。(那可是在大深圳啊,有几栋楼那绝对是大财阀了OK?)
哎妈呀,把我家胖激动的,本来我家胖都是自我感觉良好的人,觉得他才是慧眼识英雄的人。
于是我家胖对他念念不忘,后来带我去找他了。
果然,他这种理论很容易犯错,首先八字里把我的老公定位错了。
其次,他把我人生中最差的大运说成最好的。我正在走的那步大运其实是人生中最惨的,禄星冒出来直接被死地伤害,本来不冒出来还好点,现在冒出了,就相当于我本来没有那么在明处,现在彻底躲在阳光下,晴天白日的被那个字伤害。
所以我这十年,身体奇差无比,有几年年份不给力的,走十步路气喘吁吁,好像有人掐着我脖子一样。每天无精打采,非常憔悴,非常累还整夜失眠。低血糖,风湿,动不动腰疼。
膝盖很疼,坐公交经常没座位,站久了,膝盖不能弯。每次下车,膝盖很疼,恨不能跪在那。
各种死不了的病,体质很差,但是经常加班,上班又远,回到家很晚还要做饭,第二天又早起赶公交,经常头发被挤散,眼镜被挤掉。
挣得少,付出多,辛苦,身体差,压力大,人际关系差,家人矛盾多,丑,胖,穷。。。。
一进这步大运第一年,我怀孕胎死腹中。
如果这样的运气是我人生最好的运气,那么其他运气,我应该是死了的吧?
10.
从来没有人正确定位过我的配偶。说什么的都有,乱七八糟的。还有人说我会被老公打死的。还有说老公会被我骂死的。我的财也没有人正确定位过,因为那些方法都是错的,只是浅尝辄止。
我们那边有个庙,边上也经常有些老人摆摊算命,因为是老人,所以,大家天然地认为比较可信,其实最不可信了。
有个老婆婆,我找她看面相,她从我当时的年纪开始算起,然后手指在我脸上不同部位指来指去,她是这样断的:比如,15岁好(指着某一个部位),16岁一般(指着某一个部位),17岁差(指着某一个部位),18岁好(指着某一个部位),19岁好(指着某一个部位),20岁一般(指着某一个部位)......就这般下去,直到说到60岁。
我一点也记不住,都快睡着了。
只记得,刚找她,她拿起我的双手,说我长了一双抓钱手。
11.
人是最自以为是的动物,他们容忍不了与自己不同的人,认识有限,却不愿意打开心扉去认识更广阔的世界,很喜欢局限在自己的认识范围内,而去否定他没见过的人事物。
我且问,世上这么多学问,你学了多少,你对你的身体认识多少?我们连对自己都认识不够,怎么可以容易去否决仅仅是因为你没见过的事情?
我们对人类社会已然发生过的事认识都那么那么有限,更别说整个浩瀚宇宙,地球的万种生物和大千世界?
跟整个人类,整个社会文明,整个历史长河,整个宇宙比起来,我们个人的认识是多么渺小,而很多人不愿意了解更多,自认为自己懂的很多, 什么都可以批判,什么都喷,什么都喜欢反对。
我们穷尽一生也无法认识世界的哪怕一个小小角落。但是我们可以有更宽容的心去接纳,更谦卑的态度去聆听世界的声音。
所以,我很讨厌别人认为自己唯物主义很屌,有神论,因果论是唯心主义,是迷信。别人遇到什么稀奇事,都认为你是幻觉,是迷信,一切都可以科学解释。实际上这些见到鬼跑的比谁都快。
我是个很怕黑的人,非常非常怕,我想象力丰富,我能生动地幻想出很多恐怖的场景出来吓自己。我在农村老家是不敢一个人睡的,要我妈陪着我睡,在婆家,如果我老公不在家,要我婆婆陪着我睡。
其实我小时候大概四年级以前不这样的,我不怕黑,有意思很晚了,天很黑,我们那边的农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就这样我也不怕,还很淘气地跟我弟弟商量用衣服蒙着头,这样在路上就可以吓别人了。
大概是四年级的一个冬天的晚上,那个时候我们是一家四口睡一张床的。我和我爸一头,我弟弟和我妈一头。
迷迷糊糊要睡着,但绝对没睡着,我意识很清醒。突然墙壁里面传来很灵异的声音,一听就不是人类的声音,人类的声音是世俗气息的,是实体的,是让人安稳的。我的脑袋好像突然撞击到了某个世界维度的点,跟那边通上了。
是个男人的声音,非常的缥缈,不现实,就是那种灵异感,他说的内容我大概拟声一下是这样的:“美西美西美西美西美西美西美西美西。。。。。。。”,声音越来越弱直到没有“美西”之后,接着传来类似母鸡声音般的“叽里咕噜,叽里咕噜”。
我声明墙壁的另一面是我家的餐厅。
我真个人僵硬起来了,我竖着耳朵静静地听着,很奇怪,我居然没哭,也没闹,也没告诉大人,很久很久都没告诉。
小时候我非常怕我爸爸,见到他就跟见到瘟神一样怕,所以绝对是不敢挨他太近的,那个晚上,我往我爸身上凑了凑,毕竟比起那个声音,我爸还是更亲切可爱点。
12.
我记忆力很好,可以记住很年幼的事,三岁的事我还记得呢。
7岁之前我们都在老房子里住。那个时候其实算是新房子了,只不过8几年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房子都是土房子。
我大概记得我爸30岁之前有好几年经常遇到灵异事件,估计运气背,时运低,因为我爸根本不是个胆小的人,是出了名的大胆。那几年,却也把我爸吓得够呛。
我五岁时候的一天晚上,我爸骑自行车回来了,进家告诉我妈他见到了不该见的东西,吓着自己了。
我妈听了,就叫上隔壁的婆婆(我爷爷的姐姐,我们那叫婆婆),用饭箩盛上一些饭,就去喊魂了,我妈她们走的时候叮嘱我,等她们喊到家门口的时候,我要回答一句“回来了”。
五岁的我如临大敌,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我妈她们回来,我妈她们喊着“XX回来”,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大声回答“回来了”。
接着她们进了房间,拿来一捆稻草,在床底下烧了,等烧尽之后,她们把灰拨到一边,于是惊奇的事发生了:
大冬天的,天气非常干燥,床底下也很干燥的地板,赫然出现一只脚印!!!
然后我妈和婆婆长须一口气,说没事了。
这件事我记了二十年,我一直没问为什么有脚印这件事,我害怕,我怕问了会不好。终于我20几岁的时候我问我妈了,其实我妈早不记得这件事,她说,那个脚印代表你爸的魂魄回来了。
不要跟我讲各种科学道理,这已经非常足以证明,人是有灵魂存在的,是有三魂七魄了。我爸爸好好地坐在床上,人是活着的,说明只丢了其中的一个魂魄。
稻草是在床底下烧的,不可能我爸故意拿一只脚去床底跺一脚吧?再说是水泥地,这么干燥,谁能留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