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算命的一些小故事三

园长
10305
文章
0
评论
2019年7月11日15:53:37亲历算命的一些小故事三已关闭评论
13.
有些人有一语成谶的神奇功能。
我妈好像就有,当然我也不知道是真的一语成谶还是都是巧合,讲完大家可以判断一下。
我们村有个大爷比较霸道,喜欢损人利己,有次因为稻田放水的事情,和我妈吵起来了,我妈当时吵到气头上,应该是诅咒了他几句,没过多久,就传来得病的消息。
我家邻居是个很无知,自私,猖狂的女人,经常没来由就怂恿她老公去打这个人去骂那个人,所以说家有贤妻夫祸少,一般的妻子都是尽量看着老公不去惹是生非,她倒好,唯恐天下不乱。尤其是这几年家里条件稍微好点,就整天眼里没人了,总是想欺负这个欺负那个以显示自己跟往日不一样了,连跟别人吵架都这样骂:“我家存款都十几万了,你家有么?”
由于小时候我爸爸比较调皮,在村里经常跟小孩打架,而且都是我爸赢。小时候打架的事,其实本人都不会去计较的,我们谁小时候没有跟小伙伴闹矛盾过呢?谁不是第二天醒来继续玩在一起呢?
这个邻居偏不,一直在他老公耳边说,“去打他呀,怕什么,小时候吃了他的亏现在不要回来么?”。估计他老公心里也是憋着火吧,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
亲历算命的一些小故事三
后来我爸得了肝癌,身体差了,人瘦好多,外人都觉得我家不行了,有些人就开始明面上欺负我家了,以为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有一次我家屋后的邻居家里办事,村里人都会去聚的,这个邻居和我爸也去了,邻居借机故意和我爸闹矛盾,我爸年纪大又得病,所以肯定是处于劣势。眼看就要打起来了,我妈很清楚的知道,要真打起来,我爸要吃大亏,再加上那个邻居的弟弟也在,以一敌二,我爸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我妈就赶紧拉我爸回家,邻居还想拦着,我妈边骂,然后指着他说:“你别得意,你也快了(就是快玩完了)”。
过了没几天,邻居查出得了大病,没办法治愈的那种,然后就焉了吧唧了。
这件事之后,村里很多人以为我妈会看相呢,其实都是我妈随口一说。
说到我爸的肝癌,已经是中期了,没有化疗,也没有手术,就是介入治疗,然后好了。医生都不敢相信,他见过这么多病人,一百个人当中也没有2个人能痊愈的。
后来我妈悄悄跟我说,我爸得病估计跟她诅咒有关。
因为我爸爸跟我妈妈关系常年不好,而且我爸爸做的很过分,有几次半夜把我妈赶出去。有一天我妈在我家院门口下跪,愤恨地对老天爷说,老天爷,你也看到了吧?快把他收走吧!
过了一段时间就查出我爸已经是肝癌中期。
后来,我妈又祈求老天说自己是愤怒之下乱说的,不想失去老公,原谅他吧。
治疗一段时间之后我爸好了。
身体也越来越好,人也更加胖了。我爸痊愈这件事让大家啧啧称奇,有些盼望我爸死的,非常失望,大家难以相信天下还有这等奇事,估计心里就更加忌惮三分了。这两年我爸的事业也越来越好了,让那些准备落井下石的人变了一副嘴脸,不敢放肆,也要表示亲切友好了。
我见过不同层次的人(从赤贫到几十亿身价的人),唯独穷人心思最恶毒,他们穷的时候伪装自己,一旦得一点势,立马就变了个人。所以我们的主流文化一直宣扬穷人是多么善良,农民是多么无私淳朴,是因为他们真正没接触过吧。(想想太平天国和文化大革命就知道,如果真的一个国家的主人是这样一群人,最终会乱成什么样。)
以上这段话不是任何歧视,是我几十年来对生活观察的结果,这是大环境的影响,是人性,跟个人无关,任何人处在一个类似的环境都可能有相同的表现。
比如常年战争的国家,小孩子拿枪上阵,那么从小就看惯了杀人,习惯了杀人,所以他们是冷漠的,冷血的,麻木的,这跟他们个人本身质地无关,也许他们到了文明的社会,接受教育,沐浴在亲情和爱里,又是可爱可亲的小花朵了。
所以那些说命运不存在的人我真想问,把你放到穷山沟里长大,你的命运能和在大城市成长比吗?你的眼界,受到的教育,家庭背景,教育背景,城市氛围都完全不一样。就算你生活在不同省份的城市,命运也不一样,拥有北京户口上海户口,你的高考命运又不一样。
就算山沟沟飞出来的金凤凰又如何,大城市的房价把你压的喘不过气来。可很多同龄人,他们的父母也许是富一代官一代,再不济是国企,事业单位,公务员,父母就这么一个孩子,自己那么多年的积蓄还有退休金,给孩子买房是多么容易的事。
有多少人,因为父母的支持上了车的,而金凤凰们,起点低,各方面素质就算努力过后也未必有起点高的同龄人那么强,别人开着宝马和你骑着自行车赛跑,你再努力,能赶得上吗?除非宝马抛锚了,能赶上一阵子,当宝马修好之后,又远远地把你甩在身后。
这就好比运气,比如你的八字是宝马级别的,大运不好的时候,任你是宝马,让你在坑坑洼洼的乡间小路上奔跑,你也跑不过自行车摩托车。大运好的时候,你上了高速,自行车摩托车怎么赶得上呢?
如果八字是自行车,摩托车级别的,大运好的时候,跑的是宽敞的柏油路,也能有种风驰电掣的感觉。
而且,金凤凰们自己上学有可能是助学贷款的,或者家里借钱的,举全家之力供出一个大学生,大家都把命运寄托在凤凰身上,企图通过这个大学生改变全家的命运。
当城市里的孩子享受着最好的资源,父母全力以赴支持和资助孩子的事业发展的时候,大部分农村的孩子都被父母期盼着寄工资回家。而且农村的父母理所当然的认为上了大学出来就有稳定的高工资。父母们都在比谁家的孩子寄回来的钱多。
有很多同学朋友包括我自己都被父母埋怨过寄钱太少,工资太低,书白读。
我记得我刚出来没多久,自己可怜巴巴,每月还要省出1000元寄回家里,虽然我父母嘴上数落着我不寄钱,当我真正寄钱的时候,我妈也会担心我没钱花。我有个同学,他出来上班的前两年,每月的工资一分不剩全部寄给家里(因为包吃包住,所以基本没有花费),后来挣钱比较多,加上是男生,要筹备自己的人生大事,买房结婚啊,所以就开始没有往家里寄钱了。
很多农村出来的女大学生,上学花了家里的钱,加上是女儿要嫁出去,很多父母都恨不得榨干女儿,好捞回点本。不要以为我讲的很阴暗,这都是事实,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还是那句话,这是环境的影响。
比如我们中国人特别爱钱,奴性也比较重,甚至患上一部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特别爱当官,升官发财几乎是每个中国人梦寐以求的,这都是我们几千年封建社会君主集权制度下的影响,人民被禁言,奴役,剥削,所以只有升官发财才可以让处境稍微好过一点。
在人生的每一个路口,命运都决定了你的去处,看起来自己选择,其实包含了多少无耐。有些人生是死局,根本无解。
比如辱母案,任谁也无法看到自己的母亲这样被凌辱,若无法忍受,雄起杀之,受到法律制裁;若不奋起杀之,你这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的懦弱,无数个日日夜夜,你都会想起那天母亲受辱,而你身为儿子居然不敢丝毫反抗,那种锥心之痛,对自己的鄙视会慢慢地吞噬你的灵魂。
又比如《嫌疑人X的献身》里面的女主遇到不断家暴,强奸自己的前夫,他好赌,赌输之后还要女主给他钱,不给就打人,女主在一年搬了四次家,也逃脱不了他的魔爪。这种人跟鬼一样阴魂不散,让你恐惧,寝食难安。直到,前夫对女主花季的女儿动了歹邪的心思,想把色魔的恶爪伸向她的女儿,柔弱惊恐的女主忍无可忍,在愤怒恐惧中把他杀了。
多了去了这种故事,太多的女人遇到家暴,好赌,好吃懒做,阴魂不散的男人,报警也没用,躲也躲不了,他们就像噩梦吞噬着你的每个日日夜夜,无法解脱,最终走上杀人的道路。这世界太多无解题,皆是生生世世的孽缘纠缠。
好多女人说,找男人要睁大眼睛,眼明如炬,错!找男人真的看运气!
关于一语成谶,还有一件事,我们还有个邻居头胎生的女儿,那个时候计划生育也蛮严的,头胎是女儿的还可以再生一胎。有一次一起聊天,我妈真的是很无心对她说,你女儿跟你长的蛮像的,估计你现在怀的这一胎是女儿。我妈刚说完立马醒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纠正说:“也不是,你看她还是很像她爸的,眼睛鼻子仔细一看像极了她爸。”(其实这小女孩跟她妈妈简直一模一样)。第二胎生下来后,是个女儿,不知道她在心里有没有恨我妈。
14.
小时候,我记得村里有个婆婆,年纪很大了,估计去世的时候也差不多90岁了,因为她没有儿子,只有几个嫁出去的女儿,年纪也很大了。婆婆一个人住在一间非常阴暗狭小的房间里,这个房间不算什么正儿八经的房子,就是随便依着一栋宅子搭建起来的,也就是说有一面墙壁是属于他人的房子的,所以瓦片的屋顶也无法全部遮盖严实,想必下雨天的时候家里也是漏水的。
婆婆耳朵也是聋的,经常晒一些花生啊,萝卜干啊,打雷下雨也不知道,就被淋着,我们几个小孩会去提醒她,不过婆婆脾气很差的。
后来婆婆去世了,同族的其他亲戚把她下葬了,我们那边的习俗是,下葬要穿新的寿衣。女性的寿衣是蓝色的婆婆衫,就是扣子是布条做的,然后扣在身体的右侧吧。
那个时候我应该是读小学四年级,我们那边小学三年级好像要早读了,我们走路上学大概要40分钟,所以早上不到五点,大概4点多就要起来,冬天的时候我经常看到闪闪发亮的启明星。
有一天我起的算晚了,五点多吧,天灰亮灰亮的,我上学要经过婆婆那个房间,但要回头才能看到,我那天毫无意识地一回头,看到婆婆跟生前一模一样,只是穿戴更加整齐,是新衣服,头发也梳的很整齐,她往她那个小房间走去,不到2秒钟就消失了。
我想人死后的样子就是入殓时候的样子吧,穿的新衣服,婆婆从来没有穿过那么新,所以是她的灵魂无疑。
也不知道咋地,这次我也没害怕。
15.
我妈脾气不好,情绪化严重,她总是希望我无条件听从她,满足她的期待,但是总是用一种让人无法接受的方式,这样让我很叛逆。每次叛逆的时候,我妈就惩罚不让我睡觉,哪怕是大冬天,也不让我睡,就让我坐在门口,企图等我困了冷了就去求饶,企图让我屈服。不过我天生傲气,吃软不吃硬,我一直坐在门口等,等我爸回来就去睡。
有一次等的无聊,加上我隐约能听到隔壁村子那边好像很热闹的样子,我感觉听到了一些人吵架嘈杂的声音。月色正好,加上我很无聊,听到有热闹,自然是耐不住要打探一下满足好奇心的。
于是上了我家楼上,往邻村的方向望去,月色朦胧,前方丝毫看不清楚,感觉有一片水汽升起,哪有什么人,也没有什么灯和光亮。
只听到。。。。
一片缥缈的声音,非常微弱地,绝对不是烟火气息人类的声音,是一个中老年人的声音愤怒地像要跟谁拼命似地说着:来呀,来呀,来呀。。。。。。那几个来呀非常缥缈,好似从远处传来的回声那般。
根据上次墙壁声音的经验,我立马就知道不对劲,我也不好奇了,马上下楼,而我下楼后居然还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等我爸回来,居然没有哭着找妈妈,要搁现在我估计吓死了。
16.
上面讲的那个村子出现声音的那个地方,有2个很深的池塘,而且那个地方也阴深深的,大白天从那里路过都感觉瘆得慌。而且还有几个坟墓,赫然对着路的正中央,也不知道修坟墓的后代咋想的。
村里有一对姐妹,时运特别低,因为这2个姐妹经常碰到这种事。她们从那里不止一次看到过一个头发很长的“女人”,拿着一把木梳子坐在树上梳头,头发到膝盖这么长,因为少不更事,这两个小女孩,还讲出声了:妈妈,你看那树上有个女人在梳头。被她妈妈厉声喝住,瞎说什么。
后来我奶奶也看到过,老人家就是更不怕这些,我奶奶看到她还对她说,你在那里梳头我也没意见,但是你不要出来吓人,不要让人能看到你。然后她就消失了。
那两个女孩,出生在一个非常重男轻女的家庭,儿子生活的非常好,她们却被牲口一样使唤去干活,稍微慢点,就被她爸爸又打又骂。很小就出来干活了,有一次那个姐姐,出来捡柴,树上突然掉下一条蛇砸在她头上。(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被蛇砸中听起来很吉利的样子)
17.
有一个晚上,我从客厅出来到院子里去,看到一个很高的黑影往我家楼梯口那里走去,我以为是个什么人,就赶紧追上去看,结果什么也没有。然后一直等,也再也没有什么黑影出现过。
后来仔细回忆一下,那个影子真的很虚,我就跟我奶奶讲,奶奶说,可能是你曾爷爷回来吃饭了,问仙姑(有些地方叫问米,就是放一盆米在面前,然后往米上面扔一些钱,仙姑会趴着哭一会儿,然后抖的厉害,说话什么的都是哭的声音,反正不是她本人的样子,是被附身了),仙姑说我曾爷爷会时不时地回我家吃饭。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曾爷爷回来吃饭,我一点也不害怕。
18.
我家老房子的风水据我舅爷爷说,是个适合做祠堂的风水,平常人压不住的,除非住着两条龙,刚好我爸属龙,我妈属蛇的,大龙和小龙,就可以在这个地上建房子。
我们在上面建了当时90年代来看非常时髦的钢筋房,所谓的小洋楼,是十里八乡数一数二最先建钢筋房的。
然后围了个院子,院子前面是一排土房子,一间是厨房,一间是杂物间,一间是牛栏,最后一间是猪圈。瓦檐下挖了浅浅一条沟,是用来排水的。
下雨下的凶的时候,有一次我把一根竹竿插到这个浅沟里,没想到这个竹竿能往下插很深很深。我妈说也许以前这个地方有坟墓。后来我们把土房子拆了,又在上面建了新房,我经常想我床底下会不会有坟墓。
有一天傍晚,夜色袭来,父母都还没回家,我无忧无虑地在院子里跳着舞,我拿着桶,把桶当工具欢快的舞着,穿着裙子转圈圈,这样裙子就可以飘起来形成大大的斗篷状,我转着圈圈,并没有觉得吃力和头晕,可是突然感觉撞到了什么被什么推了一把似的,于是我迅速往一边倒去,扑在一块大石头上。
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我那天是不小心撞到了过路的“朋友”,还是头晕的效果,但是我那天真的不吃力啊。
19.
村里有个小伙子,他有个哥哥是意外去世的。后来小伙子娶媳妇了,婚房用的就是他哥哥原来住的那间房。
媳妇娶回来后,天天晚上做梦,一个年轻的后生,赶她出去说:出去,不要住我的房间。
好多天连续做同一个梦,小媳妇后来就跟村里其他的长辈们聊天说起自己的梦,大家问,那个后生长啥样呢?小媳妇回答后,大家唏嘘告诉她,那人就是你老公的哥哥,你们住了他的房,他不乐意了。
第二天搬走到其他房间就再也没做过梦了。
20.
以上这种梦我妈也做过。
我曾爷爷特别疼我爸爸,特别关注自己的血脉有没有好好得到传承。
我弟弟出生之后,有一天,我爸妈都睡的特别死,我弟弟哭的特别响,手上抓的都是屎脸上也是,动来动去,就快要掉床底下去了。
我妈就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有点驼背的老人,扛着一把铁锹,远远地对我妈凶狠地大喊:XXX(我妈的名字),孩子在哭,都要掉下去了,孩子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死在我手上。我妈一惊,被吓醒了,醒来一看,我弟弟就快掉到床底下了。
后来一问,梦里老人的长相就是我曾爷爷,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一直护着我爸爸和我弟弟。而且我曾爷爷脾气非常暴躁,我爸就跟他很像。
听问米的说,曾爷爷经常在我们家周围拿着个拐杖,护着我家,很凶狠,谁也不敢惹,我有个姨娘(我养外婆生的),不幸英年早逝,是被电耗子的装置电死的。
她的魂魄经常想来我家,但总是半路被我曾爷爷用个拐杖,凶狠地拦住她,不准她上我们家。一次也没来成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