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算命的一些小故事四

园长
11692
文章
0
评论
2019年7月11日15:54:47亲历算命的一些小故事四已关闭评论

21.
上一篇讲到我曾爷爷的事,他仙逝多年未去投胎,依然守护着我家,现在来讲讲我曾爷爷的人生故事。
曾爷爷直到快50岁才结婚,这在当时的社会可以说即将面临绝后了。所以曾爷爷一直被村里的其他村民嘲笑断子绝孙,没有后代,这成了曾爷爷心中很大的一块心病。
实在太穷了,就一间房,吃饭睡觉都一起,家里乌漆嘛黑的,连个草席也没有,裤子也没有一条完整的,都是露屁股的。我觉得除了穷之外,也应该没有遇到什么合适的缘分,所以一直到快50岁还是老光棍一条。
想必我曾爷爷自己也放弃了绝望了,也自觉这一生就是光棍到老,无儿无女无后吧。
终于有一天,我的曾奶奶,当时丈夫去世了,所以需要改嫁,经别人介绍给了我曾爷爷,那行,就来看看吧。
约了个日子就来了,曾奶奶要来的那天早上,曾爷爷就四处借东借西的,借了一张草席,借了一条裤子。曾奶奶一进屋,一看,妈呀,穷成这样,家徒四壁,见过穷的没见过这么穷的,说啥也不愿意嫁了,拔腿就要走了。
突然间,电闪雷鸣,乌云密布,大风暴雨,不停歇地下了三天三夜,由于是特大暴雨,任何人都无法出门的那种,所以曾奶奶也走不了,只好在这里住着。根据以前的风俗,如果女方不同意亲事,吃住的花费是要赔给男方的。三天的住宿加伙食,曾奶奶是赔不起的,那个时候大家都穷。
所以就只好嫁过来了。
后来问仙姑(问米)说,是我太奶奶(曾爷爷的妈妈),眼看着曾爷爷娶不上媳妇,要断了香火,急的不行,跪在阎王爷面前三天三夜,膝盖都跪烂了,阎王爷才格外开恩,在曾奶奶要走的时候,下了一场及时的特大暴雨。
于是后来有了我爷爷,后来有了我爸爸等兄弟姐妹。
问米的还说,由于我家遥远的祖上有些祖宗作恶太多,比如牛还活着就把人家舌头给割掉,或者仗势欺人什么的(我总觉得这个听着有点像编的),所以报应到了我曾爷爷这一代就要断后了。
如果真的是因果报应差点断后的话,那为什么最终还是让我家族香火继续的原因,我想大概是我曾爷爷积德了吧。
有些东西说不清楚,我曾爷爷就算50岁才有媳妇,依然跟我曾奶奶非常不合,两人经常吵架打架,就跟猫见到老鼠一样,我曾爷爷爱打曾奶奶,曾奶奶打不过,就经常趁他不注意偷偷地打他,然后打完就跑。
我曾爷爷是个脾气很大,但是一身正气的人,感觉我爸爸像极了他,都是这种人。
积德的事,发生在以前地主还存在的旧社会,没有什么法制,公民都是私下械斗解决恩怨。听说我们刘家和李家发生了什么争执,已经到了水火不容,一定要来一次你死我活的争斗才可罢休的份上。
刘姓家族势单力薄,处于弱势,而李家非常兴旺富裕,所以李家准备了一大堆军火弹药,而我们刘家只有人命,所以两个家族开战,刘家必死无疑,基本面临全族灭亡的风险。
我们那边有一条河,到了冬季的时候河里没水,然后有很茂密的芦苇,到了两家约定要斗殴的那天,全村的人就躲到河里被芦苇掩护着。
到了晚上,趁夜色发黑,曾爷爷就一个人偷偷潜入李家的村庄里,找到存放弹药的地方,一箱一箱把弹药全搬走了,也是幸运,因为被发现必死无疑。没有了枪支弹药的李家就没有了利器,这战也打不起来了,就作罢了。
所以,相传我曾爷爷救了全家族的性命,这事听起来玄,但是确实是真的,因为村里很多老人都知道此事。而且我奶奶家到现在还有当年偷来的硝,后来用来做药了,天知道这个弹药的硝怎么和药联系起来了。
反正后来我曾爷爷还做起了药,是用来治肝病的,治好了不少人,在我们当地非常有名,很多人慕名而来,也算积德吧。
曾爷爷还特别多管闲事般的主持“正义”,因为那个时代出生的比较容易出产老封建,曾爷爷就特别用心地维护村里的风气,村里绝对不可以在眼睛可以看得到的地方晒女人的内裤,他有时候全村巡逻,看到谁家的女人不知检点地晒在比较显眼的位置,他就用个竹杠,把人家内裤挑起来扔到垃圾堆里面去。
经过他的一番“整治”,村里再也没有女人敢把内裤晒出来了,而且曾爷爷还规定,女人的衣服尤其是内裤不能和男人的放在一起洗,他认为这样会使得男人很倒霉。我奶奶好像没有遵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妈却牢牢地遵循这一点,从来不把我和她的衣服跟我爸我弟弟的放在一起洗,有时候我省事放在一起洗了,会被她狠狠骂一顿。
以至于我洗衣服麻烦死了,别人家洗衣服一个桶,我一个人摆三个桶,我妈的衣服一个桶,因为我妈也不允许我的和她的一起,她觉得自己的衣服脏,然后我的一桶,我弟弟和我爸爸的一桶。估计我妈真的太爱我们了,哪怕有一丁点可能的不幸会发生,她也要扼杀在摇篮里。
一开始我以为家家户户都是如此的吧,后来发现只有我家如此,其他家连听都没有听过这种言论,也不知道我曾爷爷从哪里效仿的。
亲历算命的一些小故事四
22.
继续讲一个我曾爷爷的。
由于被村里嘲笑断子绝孙压抑的太久,所以曾爷爷特别重视后代,我爸出生的时候,曾爷爷特别扬眉吐气和珍视我爸爸,也许他心里想,你们看,我也是有孙子的,我有后代的。
所以我爸出生后,他坚持要给我爸“按胆”,就是给我爸按个胆子,让他做个有胆色的男子汉的意思。于是,曾爷爷在我们族的祠堂里面摆起了阵法,杀鸡点香,又唱又跳,念念有词,大意就是,祖宗保佑我孙儿有胆色,不怯懦,有勇有谋,敢坐天下,能当皇帝云云。
也不知道我爸爸天生命该如此,性格大胆调皮,还是真的我曾爷爷的“按胆”行为奏效了,我爸小时候天生神力,胆大包天,灵活好动,精力充沛,无法无天,到处惹事,把我奶奶带的身心疲惫。
由于我爸力气大,动作又灵活,是个打架能手,有一户村民,家族十几个孩子,举着扫把,铁锹,锄头来找我爸打架,十几个孩子浩浩荡荡排队在我奶奶家门口,准备好好教训我爸爸一顿。
然而,我爸一手一个全部打趴下。这下把他们家的长辈惹怒了,觉得特别没面子,一家十几个孩子打不过他一个人,这还得了,这种顽劣之徒,非得教训不可,于是老人们都说要把我爸吊起来打。
在这些老人们的眼中,我爸爸这种顽劣之徒是没有救了,长大后也铁定没有什么出息,一辈子肯定就是烂人一个了。
后来我爸是十里八乡不说第一也是前几位盖了当时特别时髦的红砖钢筋楼房,并且也是十里八乡不说第一也是前几位买彩电的人,当时一部彩电要3000块钱,这在90年可是好大一笔巨款哪。
那个时候我爸爸也就是26-27岁的样子,房子进火的那天,村里比较德高望重的老人要主持仪式,在以前,盖房是件特别庄严的事,所以礼仪什么的很讲究,盖房在以前我们那边是叫“做事业”,可见盖房就是事业,是特别大的一件事。
所以主持礼仪的老人,都私下感慨,没想到当年大家最不看好的人却最有出息。
由于我爸爸小时候的“卑劣行径”给我奶奶留下了巨大阴影,所以等我叔叔生下来的时候,曾爷爷准备给我叔叔也来个“按胆”的仪式,被我奶奶死死摁住了,再来一个像我爸的货色她就不活了。
曾爷爷脾气暴躁,唯独对我爸非常宠爱。
有一天,曾爷爷干活回来,在椅子上坐着休息睡着了,就永远睡着了。非常安详,没有任何病痛的折磨,就这么安静毫无痛苦地走了。
所以我相信曾爷爷是积德之人,只有积德的人才会没有冤亲债主,没有病痛折磨,自然地老死的。我平时也听说过很多老人上天堂的或者往生的都是无病无痛地走了的,他们生前要么吃斋念佛,要么清心寡欲,助人为乐。
我还听过,有些老人死后,在灵堂上活过来的,大家以为诈尸,拼命往外跑,老人就会说,别怕,我还阳了,去到底下报到,阎王爷说我平时积德行善,又奖励我三年阳寿(真实的故事)。

23.
人不是机器,只要你是个人,无论你多理智,多精明,多通透,总是会犯傻犯楞的时候,有的时候很理智聪明的人也会犯一些很低级的错误。
所以我们有个词叫做“病急乱投医”,每个人都有被骗的经历,包括我也是,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蛮理智聪明的人,也不容易被洗脑。
然而,有一次我腰疼的不行,我以为是骨头疼,其实我来大姨妈,但是大姨妈又不正常引起的腰疼,因为这个实在太疼,无法直起腰来的那种,像骨头碎裂的那种疼。
刚好那个时候我回家参加我爷爷的葬礼,然后我听我妈说,有些人戴孝之后脱孝就很难,所以很多人拒绝戴孝,拒绝参加别人葬礼,就是因为容易遇到这些有的没的事。有个亲戚以前就是戴孝之后感冒特别严重,一直治了很久都没好,跟拔了层皮似的,后来通过问米的才解决掉,病立马就好了。
所以当时我就多想了一下,是不是因为戴孝,遇到了有的没的,所以我的腰疼成这样。然后刚好那个时候有人介绍了一个通阴阳的说很厉害,可以查看阴债啊,前世啊,冤亲债主啊什么的,我当时真的头脑一热就去找他了。
然后我告诉他症状和一些我要问的问题,以及一些我的信息,过了几天反馈来的就是说看到我腰部一团黑气,周围围绕着一些冤亲债主。其实他朋友圈几乎跟每个女人都说有黑气,有冤亲债主,遇到流产过的女性,就说能看到有婴灵。
其实我也曾经死胎流产过一个孩子,我留了个心眼没告诉他,我就等着他会不会也告诉我有婴灵,但是他没有说有婴灵,所以我怀疑是不是如果提前告诉他了,就会告知我他看到有婴灵了?
他说我冤亲债主比较多,要做法事三天才可以化解,我感觉不可信,而且得到的信息也特别简单。我又理智地判断估计遇到骗子不靠谱,立即我就清醒过来了。
腰疼的不行的事情家里人也知道了,于是婆婆在老家找了个堂口点香去了,这个堂口是新开的,一般新开的都特别准比较靠谱,而且不乱收费,因为要扬名立万。
很多时间久了都不靠谱了,我觉得原因有两点,一是背后的仙儿修行不行了,第二就是被仙儿委托的那个神-婆德行不好,只为收钱,仙儿受不了就走了,虽然走了,但是神-婆根据以往的经验依然假模假样地在给别人算事,依旧胡诌骗人。
在这个堂口点香之后,仙儿也是看到我肚子那里有一团黑色的,但是她说不是怀孩子了,就是来大姨妈了,不用担心,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跟着,无关灵异。叫我不要多想,大姨妈结束就好了。
所以这个仙儿是靠谱的,我当时就是来了大姨妈,只是我的大姨妈很不正常,量特别特别少,我通常都不认为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大姨妈。
过了几天,大姨妈走了之后腰真的不疼了。
这家堂口,以前我现场去过,我妯娌怀孕的时候去过一次,是去求宝宝顺利健康出生的。我们那个时候其实通过B超早知道我妯娌怀的是女孩。香一点上,堂口的女主人就连打了好几个嗝,而且不是我们正常人打嗝的样子。
然后她,一个没有文化的女人,还比较年轻,但是比较命苦嫁了个年纪很大的瘦弱的男人,刚开始我还以为那个男人是她爸爸,打了好几个嗝之后就开始唱起了歌,她一开口唱的就是文言文诗歌的那种,据我了解,仙儿们说话都是文言文,第一个词就是“女皇”,后面“女皇”这个词不断重复,我和婆婆都听出来了女皇,就知道仙儿一看就知道妯娌怀的是女孩,非常笃定,丝毫没有犹豫。
我断定,她打嗝的时候是被附身了,而且堂口的女主人没有文化,不可能会做这种古文言文的诗歌,别说她文化低,就我这种有点学历的都做不出,不要说做出这种诗歌了,听懂都需要费点劲(因为不但是古诗歌,而且还是用某种方言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