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灵异事件四

园长
11692
文章
0
评论
2019年7月11日17:00:34真实的灵异事件四已关闭评论

16.照相(3)
其实,严格说起来,这个不算照相,而是摄像。
前段时间,网上流传一个小男孩被揪鼻子的视频。这个视频被不少电视台播出。

我一个姨夫的侄女叫小红,看到就觉得好玩,就学着视频的样子逗自家女儿。拿着照相机,打开摄像功能,假假的揪了一下小孩子的鼻子,然后逗她,鼻子没有了......

拍完后,他在电脑上打开视频看。因为是近镜头,镜头对着站在地上的小小的孩子,所以,在屋子里的家具什么的,都只是拍到下半部分。

突然,他看到孩子斜后方的躺椅上有人,虽然没照到全部身体,但是,两条穿着黑棉裤的腿和一双穿着灰棉鞋的脚就在躺椅上躺着呢。

当时,拍摄这个视频的时候,明明只有他和孩子两个人在家里,怎么会躺椅上有人,她还不自知呢?!

她把播放窗口放到最大,看到的东西吓得她抱着孩子转身出了屋子,跑到我姨家。

原来,他放大播放窗口后,看见躺椅上躺着的人后,瞬间就反应过来,这是谁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小红前年过世的奶奶!那条黑棉裤,灰棉鞋是老人经常穿的,死的时候都烧给她了,那张躺椅也是奶奶生前的专座。后来,他家人把那张躺椅也给老人烧掉了,也请了大仙儿做了法事,给老人烧了很多纸,那段灵异的视频也被删除了。只可惜,我没有亲眼看到那段视频,那个老人家我也认得的。
真实的灵异事件四
17. 驴
还是上面这个小红家。小红的爸爸是专门倒腾驴的。后来,不知道跟谁学了一手杀驴的本事,从此卖上了驴肉。俗话说,天上龙肉地上驴肉,驴肉好吃也好卖。就这样不知不觉小红他爸爸卖了好几年的驴,也杀了好几年的驴。

这天,他在自家院子杀驴,刚把驴放完血,砍下了驴头,就听那只驴好像从腔子里发出的一声鸣叫。然后就刷的一下,站了起来。

这一动,那还没流尽的血从脖颈的短处溢了出来。小红爸爸看傻了,那头“无头驴”好像能看见他似的,朝着小红爸爸的方向就奔过来。

小红爸爸想跑出院子,可是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想拔开大门的铁门插,那就等着挨驴踢,还是头无头驴踢!没办法,小红爸爸就在院子里跟无头驴兜着圈子跑,好在农村的院子还算比较大。也不知道跑了多少圈以后,小红爸爸发现身后没声音了。

他回头一看,那头驴正站在院子中间用血咕咚的断颈朝着他呢,一看他停下来了,就又要朝他奔过来。小红爸爸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噶的一声晕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红放学回来了,在院子大门外喊爸爸开门呢。这时候,小红爸爸悠悠转醒,一下子爬起来,戒备的看着死死地站在大门口,用屁股抵着门,血咕咚的脖颈朝着他的无头驴。

这时候,他发现驴不动了,再也不动了。他大着胆子用一根棍子远远的捅了驴一下,没有动,又捅一下还是没动。然后小红爸爸就用棍子把死驴撅倒,捅到了一边。打开了大门,小红进来一看,好家伙,满院子的血啊,就跟杀了多少牲口一样。

他爸也狼狈不堪,浑身是血。那个砍下来的驴头大张着嘴,黑乎乎的大大的眼睛里射着冷冷的光。

小红晕了,不知道是因为现场太恐怖,还是晕血(按理说不应该晕血,他自己还杀鱼呢)。

从此以后,小红爸爸再也不敢杀驴了。人家说驴是大牲口,有灵性的。

可是,从那以后,小红也越来越不正常了,有一段时间差点被送到精神病院。后来,不知道找了多少个大夫,多少个大仙儿,小红才慢慢好转。

可怜的姑娘,其实很聪明,很漂亮的一个人,因为这个病,上不了学,就连结婚都很晚,对象也不是很好,很替他惋惜。

18. 诈尸
这个是我小时候的事。本来我经历的白事就不多,所以对白事虽然害怕,但也有好奇。在我姥姥家那边,白事弄得就像娶媳妇一样,热闹无比,门口都会搭台子唱歌唱戏跳舞什么的。屋子里大哭小叫,院子外哄哄闹闹。

乡亲们帮忙的帮忙,看热闹的看热闹。真不知道这办白事请人唱歌的习俗是什么时候兴起来的,还互相攀比谁家的场面儿大。一般搭白台的唱的都是时下的流行歌曲,一点悲伤缅怀的气氛都没有。戏只有很少人听,所以一般唱戏的时间都不长,而且基本上是在吃饭的时候,那个功夫听的人少。
话说,这天过世的是我姥姥家后面那趟该儿(街)的老太太,“小乙辫儿”(乙,发音,具体这个字不确定,意思是尾巴,全话是小乙吧辫儿,时间久了就叫成小乙辫儿了)他的奶奶。这“小乙辫儿”名是咋来的,后面还有个故事,以后再说。小乙辫儿比我大,我叫他哥。

他奶奶是个标准的老戏迷,超爱听黄梅戏。如果那个时候有追星族一说,那他奶奶一准儿能评上黄梅戏的戏迷会会长。听说岁数挺大了,还特意跑到沈阳去听专业戏剧团的黄梅戏。家里的黄梅戏磁带比孩子们的流行歌曲磁带还要多,同一个黄梅戏他把不同版本的都收集全了。

小乙辫儿的奶奶白事第一天中午,家里人想老人在世的时候爱听黄梅戏,就特意点的都是黄梅戏。那些个唱白歌的就用一曲《天仙配》开始了中午黄梅戏时间。白事的流水席都摆在院子外,赶礼的乡亲都在院子外面吃饭,屋里就留着几个家属。

老太太的小女儿听到外面开始唱黄梅戏,就趴在他妈尸体旁边哭着说,妈呀,你起来听听啊,你最喜欢听黄梅戏的啊......一家人有的低着头流眼泪,有的低着头烧纸,没人注意有什么变化。

这时候,他小女儿哭着哭着,发现盖在他妈身上的耷拉在床边的被子短了一截。他心想,家里人哭的时候也不注意点,把妈的被子都弄歪了。

刚想给老太太整理一下,一抬头,差点就噶的一声抽了。

原来被子短一截是因为老太太坐起来了!就是坐着,也没别的动作,俩眼睛木木的看着前面,好像真的在认真的听黄梅戏似的。

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嗓子:诈尸啦!初时,外面吃饭的吃饭,看戏的看戏,还没人在意。只见他家的人都忽的一下跑出来,又听喊了一句诈尸啦!这才慌了神,有站起来就窜的,有碰翻了碗打翻了碟的,还有个连小孩子都不顾了,跑没影的,那孩子就坐在饭桌边哇哇的哭啊。

也有胆大的,跑了几步,又回头看热闹的,那些个唱白歌的也都立刻禁了声。这时候,有个沉得住气的老人,走过来跟不敢离远的他家人说,别慌,回去看看怎么回事,说不定老太太还没死呢。

他家人跟着几个胆子大的人回屋一看,老太太还是坐在那里没有动。他家的大儿子哆哆嗦嗦的用手探了探鼻子,吓得嗖一下缩回来,没气儿!那个老人说,刚才都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动物之类的从堂上过么?

众曰:木有。他小女儿想了想说,我就叫我妈起来听戏来着。胡闹!小女儿被老人骂了,能叫起来么!

老人说,大概是老太太没听够黄梅戏,就叫唱白歌的一下午都唱的黄梅戏。老人说啥时候把老太太唱倒了,啥时候算完。

本来这些草台班子里,唱戏的都没有专唱流行歌曲的吃香,这下可好,唱戏的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多拿了他家好多红包。

到夜里了,草台班子也要休息啊,没人再唱的动了,没招,他家把老太太的录音机和黄梅戏的磁带拿出来对着老太太放。

到了后半夜,老太太终于窟咚一下倒下去了。这下,他家也不敢哭了,多一句废话都不敢讲了。后来,村里还有些小心眼儿的妇女说赶他家的礼真不合适(划算),连饭都没吃好。好在,这是一次有惊无险。

19.割耳朵
小时候,在妈妈工作的地方住,到了八月十五人们都会供些水果、月饼什么的。那年的八月十五,天上的月亮很圆很大,小孩子们都在供桌边玩耍,大人则在一边说着家常。

我听大人讲,看月亮的时候不能用手指,这样是对月亮不敬,会被割耳朵的。我就跟那些小朋友说了(原谅我,这么小就开始宣传“迷信”)。

其中有个小朋友叫涛涛,他一向跟我作对的,每次我想玩什么,他偏要捣乱。他听我说这个话,就说,我才不信呢,月亮才不会割人耳朵呢,月亮又没有刀。

然后,他就指着月亮说,你们看,我指了。指完了,很臭屁的跟我讲,你说谎,大家不要听他的。

我无语,因为他的耳朵并没有因为他指了月亮而掉了。不过,跟我好的小朋友还是在跟我玩,还有一些小孩子就跟他走了,我不在乎,也就没有吵闹。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到隔壁涛涛家大人很紧张的说话声(南方的平房,邻居两家同用一堵墙,根本不隔音)。我跑过去一看,涛涛的两只耳朵都变成了乌紫色,就像手指被勒住不过血的那种颜色。

我很好奇,跑回家问妈妈,妈妈一听赶紧过去看涛涛,问问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涛涛的妈妈说涛涛的耳朵一早起来就这样了,也不疼也不痒,要带他到医院看看。下午,涛涛从县里的医院回来了。

他妈妈说,医院看过以后说没什么,可能是孩子睡觉压了耳朵,不通血脉造成的。我过去仔细看了下,涛涛的两只耳朵都是乌紫色的,但是头部从耳朵和头相连的地方开始,就是正常的肤色,很明显的分界,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两个假耳朵呢。

话说,睡觉压着耳朵真的能把两只耳朵同时弄的乌紫么?还是真的有割耳朵一说呢?

20.小九老舅
这个是我妈妈说的,我已经没有印象了。小时候,一到寒暑假就在姥姥家。那时候我们没有什么补课、兴趣班、奥数班什么的,每个孩子一到寒暑假就开心的像只小鸟似的,有时候,一天都不着家。

那个时候我特野,每天和一帮孩子跑出去捉鱼摸虾、上树爬墙,还一起去别人家的果园偷苹果。其中有一个孩子叫小九,比我小半岁,也不知道是哪个亲戚家的,反正论辈分我的叫他老舅。我不喜欢叫一个比我还小的小屁孩子老舅,所以,我一向都是叫他小九。

小九不知道是不是像老人说的那样,是个阴体质,反正他出过很多事,以后有时间再跟大家慢慢说。小九有一天跟我们去大河边玩,大家在浅浅的河水里玩得正开心,小九抬起头愣在那里。

我们都在玩,也就没人在意他。突然,小九大喊一声,快跑啊!边喊边撒腿就跑。一帮孩子被他吓了一跳,也不知道什么事,就跟着呼啦啦的往回跑,生怕自己落在最后一个,就好像后面有什么怪物在追似的,有的连扔在岸边的拖鞋都不要了。

我们各自跑回家,一下午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反正心里是惴惴不安的。第二天听说,小九回家就发烧了,然后就昏迷了,叫来赤脚大夫挂水也退不了烧。

然后赶紧送医院,可是在医院却越来越烧。后来都抽了几次了,医院下了病危通知,说是急性脑膜炎还是什么的,反正是没救了,小九爸妈带着高烧昏迷的小九回了家。

那天一起玩的几个孩子聚在一起,谁也说不清小九那天到底怎么了。我们几个去看小九,他奶奶信这个,我们跟他奶奶说了这个事。他奶奶连忙叫家人请了出马仙来家看看。

出马仙刚要迈进大门,抬着的腿又收回去了。他低头看看大门的门槛,说,你家孩子是被水鬼缠住了。他奶奶一看,这大夏天干燥无雨,可是门槛却是湿漉漉的,真是怪哉。

出马仙进到屋里,看着嘴唇都烧得发紫,干裂了的小九,拿出一双红筷子,其中一根用一根红毛线绕了两圈,贴着大门的门槛插在了土里。然后把红毛线一路顺进屋里在小九的左手中指上打了个活结。

出马仙拿起另外一根红筷子,从小九的头顶开始慢慢地敲,一点一点顺着左手臂向左手中指排着敲。然后就看那根红线上就像有个什么东西顺着红线滑下去了,有一点重量的那种,把红线坠的都不成直线了。当那个东西慢慢地滑到插在大门门槛的那根筷子端时,出马仙一把把筷子拿出来折断了。

然后叫小九奶奶把这双筷子和红线拿到河边烧了,再烧些纸,叨咕叨咕,一路叫着小九的名字回家来就行了。小九奶奶叫着小九名字刚进大门,小九就醒了。慢慢地小九烧退了,我们去小九家玩,问他那天到底看到什么了。

小九说,那天,大家都在玩,他无意间抬头一看,从上游下来一个“人”。这个人很奇怪,大河那么浅的水,只到小孩子的膝盖下面,可这个人只有胸部露在外面。小九以为他趴在水里,可是,那个“人”越来越近的时候,小九看清了,那个“人”只有肩膀和头露出水面,下面什么都没有,还在诡异的微笑。小九毛骨悚然,撒丫子开跑,小九比较厚道的是没忘了喊一声“快跑啊”。

21.七月十五
我姥姥家那边每次七月十五晚上,小孩子都不许出门的。大人说怕小孩被出来游走的鬼魂吓到。91年的七月十五一早小九的爸爸妈妈去上茔,他们知道小九的特殊体质,于是白天就不给小九出门了。

小九是个挺听话的孩子,但是孩子就是孩子,一个人在家觉得无聊,就趴在院墙上看路上走的人,认识的就打个招呼说几句话。

可大人们都忙啊,哪有时间跟小屁孩儿瞎扯淡,小九就这样无聊着。

正想回屋呢,打东面来个很熟悉的身影,呦,那不是后队的王小么,经常一起玩的。小九就大声喊:王小,王小。王小跑到院墙下面,抬着头跟小九说话。

小九说,你进来,上咱家来玩。王小说,你出来,我们出去玩,你家我进不去。

小九说,我家大门没锁,你一推就能进来,我妈不让我出去。可是王小说什么都不进来,非说他进不来,让小九跟他出去玩。

这个时候,小九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就跑回屋,插上门,拱进炕梢的被垛(就是叠好摞在一起的被子)里,不出来了。原来,王小去年在水泡里游泳的时候腿抽筋,早就淹死了,捞上来的时候,还保持着拽脚的姿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