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灵异事件三

园长
7249
文章
0
评论
2019年7月11日17:00:22真实的灵异事件三已关闭评论

11.老鳖

我爸说他当兵的时候,有个战友很厉害,在一个河塘边走一圈就知道那个河塘有没有老鳖,最大的老鳖有多大。他还会鳖语,到晚上了,站在河塘边用嘴一吹,就会有很多老鳖排着队自动爬上岸来。那个战友就挑大的捡了吃了或者卖了。

后来,有一晚,那个战友做梦,说是有个白胡子白头发的老头子跟他说不要再捉鳖了,他吃得够多的了。那个战友就从此不再捉鳖了。

可是,没多久,那个战友后背上起了一个包,刚开始不疼不痒,慢慢地越长越大,最后竟然像个鳖盖子一样扣在他的后背上。他开始直不起腰,每次走路,身体跟地面都是成90度角的。部队里不准相信迷信的,到医院也看不出什么来,就叫回家养着。

没办法,这个战友只好回部队了。那时候,我爸他们的部队在东北,东北有人提醒他们看看大仙儿,我把他们虽然觉得那人迷信,但是,他们也觉得好玩,就带着那个战友去找大仙儿了,他们想看看大仙儿是怎么“看病”的。

大仙儿一看那个战友进屋,就说:你作孽太多,总是噶(割)别人屁股,掏人内脏,现在你还是轻的,再晚来,就从你屁股开始烂!

我爸他们一听,就呆了。平时没少吃那个战友给弄的鳖,也经常看着那个战友杀鳖,有时候还给打打下手。他还真的是先把鳖屁股给割开,然后掏空内脏,洗干净后活着下锅。大仙儿看着几个半大小子都傻了,就走过来说:脱衣服。

那个战友老老实实的脱了衣服,把后背给大仙儿看。只见大仙点了一根烟,然后含了一口酒,扑的一声喷到战友的背后,然后就拿着点着的香烟头戳他的后背。我爸他们听到香烟烧肉的滋滋的声音,但是看看那个战友,好像他一点感觉也没有似的没表情。

过了一会儿,大仙儿说:回去吧,回去多行善,别再捉老鳖了。那个战友回去后没几天,后面脱了厚厚一层皮,然后慢慢好了。从此以后那个战友成了远近文明的善人。
真实的灵异事件三
12.黄大仙儿
我姥姥家那边有五仙,到现在我还是没记住都哪五仙。不过村里遇到最多的就是“黄”了。我姥有个表侄子,我应该叫表舅。我这个表舅从小就是体弱多病的主儿,一年到头都不断药。

有一次,他家亲戚家办喜事,他也过去赶了个热闹,回来的路上受了风寒,就一病不起。这天,他突然就像打了鸡血似的,突然坐了起来,拍着炕沿儿大声喊道:我是XX山上XX黄仙儿,我要出堂!我要传名!这家人赶紧请了明白人过来看看。

明白人一看,说:得了,这是黄大仙儿报名了,像扬名立万,给人看事儿呢!你要是不让出堂的话,你家儿子有的折腾了。

没办法,我这个表舅就算是“挂证”上岗了。自从出堂后,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也能下地干活了。喜得他爹妈逢人就叨叨,这个大仙儿好啊,我儿的病都好了。慢慢地,有人找我表舅看事儿了。我这个表舅看事儿的时候要先请仙儿。从不喝酒的他,狂灌一大碗白酒,然后晕晕乎乎的时候,仙儿就上身了。

不抽烟的表舅每到这时候,都跟别人要根烟,然后就像老烟枪一样吞云吐雾。来的人问事儿,我表舅就回答。事后也不要人家钱,都是凭赏。有的人说我表舅很灵,可我没叫他算过,就没有什么惊奇的感觉。

有一天,我表舅身上的那个“大仙儿”报名的那座山上,远远来了一大团乌云。瞬间,就看见那个山头上电闪雷鸣。虽然,我们隔着那座山很远,但是都看得很清楚,就连雷声都感觉很有穿透性。

俗话说,山盖帽,雨来到。可是那座山无论怎么稀里哗啦,我们这边都是艳阳高照,好像那团云就是有意对着那座山似的。这时候,我表舅正在家看事儿呢。那边山上打雷的时候,我表舅突然呕~~~~的一声往后就倒,然后口里冒沫,不省人事。

再后来,我表舅怎么请仙儿都请不到了。有人说,那天的雷就是打的我表舅身上的那个黄仙儿。不过,好在我表舅不再病怏怏的了,也算那个黄仙儿做的好事之一吧。既然不害人,为啥还要灭他们呢?

13.黄皮子
说起黄皮子,我姥姥家那边的人能说一筐一筐的。

我姥家村子的后队有个叫王大宝的,是我同学的爸爸,不苟言笑的一个人。那天,我上他家跟同学写作业,他在旁边喝小酒,不知道怎么的,就聊起了黄皮子的话题,他给我们讲了个很忠心的黄皮子。

他的一个远亲,暂叫他甲吧。甲是挖煤的,每天累死累活的,可是挣的确不算多。因为穷,就连媳妇都说不上。有一天,他在给自家的小破屋固顶的时候,在屋后的柴火垛里发现了一只黄鼠狼。那只黄鼠狼没有逃,就静静地看着甲。甲觉得好玩,就说,你咋不走啊?黄鼠狼看他一眼,那意思就好像你跟我来。然后就一步一回头的,带着甲来到他家的废弃的鸡窝前。甲一看,我滴个乖乖,你在我家鸡窝里安家啦!只见一窝子小黄鼠狼在原来鸡抱窝的小草窝子里。

甲看了,转身回家把吃剩下的毛鱼给了黄鼠狼几条,黄鼠狼两个前爪居然向甲拜拜,好像是感谢的意思。从此,一窝黄鼠狼,一个甲就这样一起在这个小破院子生活了。甲有什么吃的都会给黄鼠狼分一点,就像养着宠物似的。

有一天,甲到了很晚也没回家,村里人没在意。矿上的工友发现甲第二天没来,还以为甲身子不舒服,在家歇着呢,也都没在意。到了第五天,工友看他怎么还不来,就上他家看看,发现甲根本就没回家。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一只身上黑乎乎的沾满煤灰的小东西。工友定睛一看,原来是只黄鼠狼。

平日里这小东西常见的,都怕人,可今天不一样。那只脏兮兮的黄鼠狼两个小眼睛就像要哭似的,看着工友,两个小手拜拜,又做转身要走的样子。工友心想,莫不是有事求我?!就说,你想我跟你走?!黄鼠狼又拜拜。

工友说,你带路。然后就跟着黄鼠狼来到以前挖过的废弃的煤矿井边。那个煤矿不知道什么时候塌了,矿井口被堵死了。离他们的新矿井很远,平时这里也没人来。工友正寻思啥意思呢?只见黄鼠狼从边上的一个小洞里转进去,不一会,用嘴巴叼出一根绳子来。工友一看,是甲系鞋子的绳子。赶紧叫来人,挖开矿井口救出了奄奄一息的甲。

原来,甲想捡些煤块回家,冬天的时候好取暖。结果那两天刚下完雨,矿井口的土石松动了,塌了下来,把甲封在了里面。这两天都是黄鼠狼进进出出,用自己的那点点乳汁给甲润嘴。甲回家一看,大黄鼠狼已经不知去向,一窝子小黄鼠狼早就饿死了。甲很难过,挖了个坑埋了一窝小黄鼠狼。后来,慢慢地甲有了钱,娶了媳妇。但是,他一直没离开那个院子,虽然翻新了房子,但是废弃的鸡窝一直没让人动。也许,他还想着那只可爱的黄鼠狼能够回来跟他一起生活?!

14. 照相

我姥姥家那边的红旗圃子有个叫王英的人,这个王英家的地在我大舅家的地旁边,所以虽然不在一个圃子住,但是都认识,相互之间帮着给葡萄打尖摸叉什么的,处的挺好的。

97年,王英有个儿子叫吴迪,刚刚15岁,学校组织去望儿山游玩。那时候的集体照都是老师给拍,一人一张作为纪念。学校老师拿着底片去洗,拿回照片的时候,发现每一张照片上面的吴迪都是黑白色的,可别人都是彩色的。

老师很生气,就拿着照片去洗相馆问。可是,相馆的专业人士过来一看,照片洗的没毛病,底片也没坏,单单就吴迪一个人是黑白色的。而且那种黑白色的边缘正好跟吴迪的影像完全契合,也就是说,除了吴迪这个人,他后面背景的花花草草,旁边同学跟他贴着的衣服什么的都是彩色的。照相馆的人说,这个恐怕不是我们能解决的。

没办法,同学们急着要照片,老师只好把照片发下去了。吴迪的家长一看,就有点膈应。王英带着儿子就去找大仙儿了,想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仙儿一看照片,说:你家儿子是被在望儿山枉死的小姑娘给看上了,你要帮你儿子躲灾。然后告诉王英,因着枉死的小姑娘是从山上跳下来的,所以,别让吴迪去山边,或者石头多比较高的地方,过了这个月就好了。

于是王英啥也不干了,就在家守着儿子。整天什么也不让干,也不上学了,儿子同学来了还得隔着大门喊话。总之,一切王英能想到的都做了。

可是儿子不想这样啊,一个好玩好动的半大小子在家有什么意思。那时候还没什么电脑,只有台电视机,吴迪就觉得太无聊了。

最后一天晚上,他跟他妈说:妈,我哪也不去,就在院子里走走。他妈也觉得孩子圈得可怜,就同意了。于是,他就推开屋门。还没等脚踩实,人就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按说,他家就三节台阶,一个半大小伙子就算滚下去,最多也就是擦伤点皮。可是,吴迪滚下去就不动了。他妈跑过去一看,傻了。他家台阶下放的想要改小屋的石料的一角正好戳在吴迪的太阳穴上。这孩子终究还是没躲过去。命?运?

15.照相
我姥姥的那边有个青龙山,每到端午的时候,很多人都去游玩。端午节,我舅姥家的小荣跟几个朋友去玩,带了吃的喝的还有照相机。

小荣五岁的表妹就在旁边跟他闹,想要跟姐姐一起去。小荣嫌烦,跟朋友出去玩还要带个尾巴,登山那么累,还得照顾个小孩子,小荣就不肯带。

五岁的妹妹就坐在地上哭,小荣不理,转身就去找朋友了。那时候都没有数码相机,全部是底片的。小荣和朋友们玩的很开心,一路上风景人物,照了不少照片。

回家后,小荣发现,一向听见她回来就会撒欢的表妹,不理不睬的坐在一边小凳子上,没有过来欢迎他。小荣以为是表妹在生气,就没在意。

后来的几天,小荣家人都觉得很奇怪。这平时一刻也闲不下来的小表妹从小荣去青龙山玩的那天开始,就不爱动不爱笑,平时就一个人傻傻的坐在角落的小凳子里。眼神涣散,别人跟他说话就像没听见似得。吃饭的时候也不像以前那样抢着吃,总是象征性的嚼几口就下了饭桌。

家里老人觉得不对劲,说:带孩子去看看(大仙儿)。到了大仙儿那儿,大仙儿问:这两天孩子没出去把?!家人回答没有啊。这孩子走了魂了。但是走哪里了,暂时还算不出来。

家人一听,傻了。因为走魂时间长了就走不回来了,这人就会变成傻呆呆的了。

仙儿说,别急,回家后叫孩子亲妈每天带着孩子睡觉,每晚半夜的时候在孩子炕边拿着孩子的鞋底敲孩子头上的炕沿儿,喊孩子名字。就这样,孩子的妈给孩子叫了两天的魂,但是还是没有起色。

话说小荣去站上照相馆取相片,拿到手一看,天哪!每张照片上小荣的前面都有一个半透明的表妹的影子。小荣大惊,按说那个时候表妹应该在家呢,再说照相的时候,小荣面前明明没有任何人和东西啊,怎会出来妹妹的影子?!

我舅姥赶紧拿着照片带给大仙儿看,大仙儿说:这个小闺娘真是淘气,这么爱玩。于是,大仙儿把底片和洗出来的照片放在一个火盆里,点了火,嘴巴里念念叨叨的,把照片全部烧完了。

大仙儿说:回去吧,孩子在家吃饭呢!我舅姥回家一看,那孩子真的正在吃饭!原来,这头大仙儿一烧完照片底片,那孩子就像睡醒了似的,大声喊饿,于是就好吃好喝的供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