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牛逼的你也拯救不了他人的命运

园长
8804
文章
0
评论
2019年7月11日15:38:10再牛逼的你也拯救不了他人的命运已关闭评论
我以前爱揽责任,一是自己是个有责任感的人,二是总觉得自己很牛逼能搞定很多事。
比如我一直认为家族兴旺,国家崛起都是我的责任,虽然其实根本没有人对我有期待,但我就是默默把改变家国命运的重担放在自己身上。
这些年连自己都没有料理好,就更加别提振兴家庭了,这让我很苦恼,压力很大。
以前老幻想自己能改变亲人的命运。因为我,家族很多人的生活都翻天覆地,总觉得自己很多观众,家人对自己充满了期许。每天都活在期望过高而现实差距很大的压力中。
握着这个烫手的杯子很多很多年直到自己步入中年,我终于放下了,我TM自己的命运都改变不了,我还妄想拯救他人的命运?
各有各命,该是什么层次什么生活,老天自有安排。命里该有的自然会出现,命里无的也不会因为家人的改变而改变。
比如,改变家人的命运,首先得改变物质条件和生活质量。那么就得给父母买很多东西,质量好的东西,带他们出来见识这个世界,看看这繁华的城市,看看一切他们没见多的现代化,甚至在城里给他们买房子脱离农村生活。开着车带着他们到处自驾游,吃吃喝喝,什么也不做就享清福.
我一直都想这么做,于是我苦口婆心威逼利诱劝我妈来深圳住一段时间,她来了之后就住了两天就心急如焚的想回家,我执意要她多住几日,她只住了三日就闹着要回去,就别提带她出去吃吃喝喝,见识一下大城市的繁华便利,购物,看风景,全然没有。
她只在我住的地方附近转转,而我住的地方离市中心里商业中心行政中心很远很远,就这样,她看到我住的边上一栋村委集资房就觉得这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房子,她完全不知道,市中心有大把具有设计感的摩天大楼,还有一尘不染的繁华街道。
她不愿意接触新鲜事物,带着对新鲜事物的恐惧和自卑,然后把自己锁起来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她的人生观世界观全凭想象。造成大部分人跟她沟通都相当的困难,而且还非常固执和自以为是,对世界和新鲜事物充满排斥和敌意。
她只会买地摊货,她觉得所有贵的东西和便宜的东西质量都是一样的,只是别人换了个位子摆放,所以价格不一样,谁买贵的东西谁是傻子,然后穿着地摊货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很有眼光,品位不俗。
对于我们给她买的稍微贵的东西,非常气愤,我们买什么东西给她,都是换来她扫兴的回应。
说实话我已经不是很有兴趣给她买什么东西,但是我还是会买,别人永远也不懂,我煎熬纠结的心情,不给她买,自己不想做个没孝心的人,给她买换来的是瞬间能点燃我火爆脾气的扫兴回应。
记得以前买衣服鞋子什么的,我爸会很配合的试试合不合适,美滋滋地,面带微笑的,而通常这时候,我妈对于我买的东西连看都不看,如果叫她过来看看穿穿,她一脸鄙视不稀罕的表情说,没看到我在忙吗?
她永远都在忙!根本不知道在忙什么?总之全家人的幸福感特别低。
她匆匆忙忙地在家里走动,仿佛有干不完的事,宛如一只辛勤的小蜜蜂早出晚归的忙碌不停,有的时候走到我跟前,又饶有兴致地叫我把买的衣物给她看看,此时她会一脸不稀罕的表情,提起衣服,嘴里发出声音,要这作甚?我都有很多衣服了,比这好,你买的多少钱啊?
告诉她多少钱之后,她会反应激烈,就像吃了多大的亏上了多大的当一样,“叫你不要买,你眼光不好,还浪费钱”。然后过了很久之后再穿,并且还时不时的抱怨鞋子哪里有问题,衣服哪里有毛病。只要她哪天穿着不爽,隔很久都会再次向我抱怨。
永远都是指责和扫兴,没有任何幸福感可言。再有耐心的人都会耗费干净。
前几天,我在网上买了两件蚕丝被寄回去,还有两套纯棉磨毛四件套,因为家里的被子都是很多年的棉花被,又重又窄,我感觉盖不严实,睡觉还不能随便翻身,容易没被子。因为家里的床还是以前的木匠打的,普遍都是1.2米的床,所以床小被子小。并且被单都是一些化纤的,毯子是那种特别粗糙扎皮肤的,我买这个一是让我的父母用用好东西,二来,我下次回家自己还可以用,因为我跟胖哥都是体型宽大,盖这么小的被子都不好翻身。
我给我妈打电话告诉她注意检查质量,然后洗洗被单,她一听瞬间炸毛,一个劲地问:“多少钱?到底多少钱?”,然后就说她有被子,棉花的,好的很,又保暖又贴身,被套都是很暖的。
我说我买的是蚕丝被,你知道什么是蚕丝被吗?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蚕丝被,就不断拒绝新事物。
她永远只有一句话,多少钱?
带她去外面吃饭,仿佛要了命,提都不要提,一提就说就在家里做啊,外面的这么贵,有一次带她去外面吃了顿饭,一个劲地问花了多少钱。
完全破坏了我想要让她过好点好日子的心情。
她整天在我面前说我爸的坏话,指责我爸在外面打牌,其实我爸一年到头就过年的时候打几回。在我看来这是无伤大雅的,这根本算不上好堵,我爸一年到头也没有什么娱乐。打几次牌并不过分。
她还不断指责我爸爱吃吃喝喝,挣的钱都被他吃了。我一度被我妈洗脑,觉得我爸这样很过分。
其实我后来想想,凭什么挣了钱还不能吃点喝点啊。
我妈认为那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请客吃饭完全舍不得,那种非常小气吝啬精通占便宜的男人才是聪明的男人,我爸这种就是不顾家又傻又蠢被人利用的货色。
人就是这样,若自己觉得自己不配用好东西,那么边上的人会自动降低标准对待你,比如说如果平时一个女生吃喝住行都非常讲究,那么追她的男人自然是不会随便对付的;而如果一个女生什么都觉得随便要省钱为主,自己平时什么也不讲究,那么一个男人追你的时候自然带你吃街边摊麻辣烫。
一个不郑重对待自己的人,边上的人自然不把你当回事,别人会觉得你配不上更好的东西,自然会降低标准对待你,因为给你什么标准,你都觉得感恩戴德了。
我妈觉得自己特别精明,然而,她的日子真的过得非常不好。衣服款式土,便宜,还把以前的衣服改了改继续穿在身上,还要炫耀一下自己这样做的精明。
那么你一定要问我家是不是很穷?并不是的,我家并不穷,也不能说富裕,但是买几件新衣服,吃点好吃的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如果我批评我妈,为什么不知道给自己买点衣服,她会祥林嫂那般声泪俱下抱怨我爸没有给她好日子过。她总是把自己的不幸归结在别人身上,尤其是我爸身上。
我爸脾气暴躁,很容易被我妈激怒,对我妈又是骂又是打,我小时候一直觉得我爸很过分很混蛋,其实我想想,我被我妈激怒的次数按比例来算并不比我爸少。
自己结婚为人妻之后,我就会想,我妈这样的女人会有男人喜欢吗?可惜她不会去想这个问题,只要打电话,她就是压低声音数落我爸,而且明明我什么也没讲,我在千里之外的电话另一头头,她一边数落,一边着急地叫我不要讲,说不要被我爸听到了,那语气仿佛只要我爸听到了她在我面前告状就能吃了她似的,很害怕的样子。
所以我一直以为我爸非常恶劣,不讲道理,但是每次回到家里跟我爸一交谈,我又觉得我爸很通情达理,就是对我妈很暴躁,我爸的见解和观念也很正确,也没啥问题,反而我妈动不动把我气的暴跳如雷。
我爸确实对我妈很没有耐心,我想也是因为两人三观严重不合,我妈只要一说话,那观点就会让我爸气愤不已,久而久之,我爸完全不想听我妈说话了,只想暴力压制,因为三观不合,完全没有道理可讲,而且我妈嘴巴很厉害,她总有自己一套非常丰富又难以辩驳的歪理,我爸讲不过又反感,加上火爆脾气,所以很容易家暴。
所以有的时候觉得我爸可恨,有时候又同情他,因为我跟我弟也是绝大部分时间跟我妈是三观不合的,她有任何观点我们都是不赞成的。而我们是子女,就算意见相左,她依然是我们的妈,关系依然牢固不可破,顶多不听她的话,所以相比做子女的痛苦比做丈夫的爸会小很多。
而我爸作为一个男人,并不可能像子女那样有耐心去容忍一个三观不合不断刺激自己的女人,我想我爸对爱情对另一半也应该是有期待的,我妈完全不符合期待,所以肯定也是痛苦不堪,得不到解脱。
他们两个人都非常痛苦,我妈觉得自己所托非人,我爸也觉得自己这一生很亏,没有遇到一个好老婆。我妈只要打电话都是控诉我爸,我直接问她,为什么不离开他,你过来我养你,我给你发工资,我挣钱,你替我照顾家里,我妈又各种推脱,故意说我养不活她,以前说为了我和我弟,后来我出嫁了,她又说为了我弟弟,为了她的孙子。
我爸生病又屁颠屁颠去照顾,完全看不出她真的想离开我爸,后面听她哭诉我爸,我有点烦,她就很生气更加提高嗓门,讲更多我爸的不好。只要一出门逢人就讲我爸坏话,无论跟别人聊什么都能扯到我爸身上。
在我妈身上丝毫看不到一个女人的宽容温柔和智慧,情商低的可怕,但是她自我感觉身边的人个个都很蠢。又觉得全世界都欠她的了。
我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中长大的,痛苦又麻木,从小我就独立的可怕。除了小学一年级的第一个学期是我爸带我去报名的,剩下的所有学生生涯,都是我自己报名交学费,甚至还赊学费,带着弟弟报名交学费,直至我大学,找工作,做什么都是我一个人, 从来没有依赖过任何人。
我的父母用最直接最恶劣的态度对待彼此,他们意见相左,一个絮叨,一个脾气火爆,我们家从来没有一天是安生的,哪怕是过年,都不是安生的。
我跟我弟都是麻木的,什么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温暖和谐,是没有尝过的滋味,父母两个的不愉快,通常都是把火撒在我身上,我经常莫名其妙的被吼被骂。他们两个只要不打起来,我跟我弟都是若无其事的吃饭看电视。
所以我不太理解别人为什么老是动不动想家,遇到什么问题一定要打电话给父母求安慰求意见。说实话,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我很少想家,更加不会在家人面前暴露我的脆弱,我的惶恐,我的迷茫,因为我爸不会管我,我妈只会觉得我没用,出言讽刺,诸如“你不是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怎么这次不行了啊?”之类的刺激人的话,情商之低,令人发指。
所以遇到什么挫折什么困难,跟他们讲没用,还会招来一番我不想听的话。
这个文章一边写着,眼泪一边在眼眶里打转,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描述我的心情,复杂?受伤?煎熬?心如刀割?都不适合描述我现在的心情,也就是每当我想起这些往事的心情。
你说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我说人生大部分事情你都无从选择,亲人就是你的宿命,你无法选择,永远也摆脱不了,也无能无力。
我这一生几乎所有的痛苦和伤心,都来自于亲人,深夜每每想起都能发抖颤栗。除了痛苦和愤怒,却无能为力只能忍受。
我妈自打我记事起,就是在指责我讽刺我,在咆哮,在歇斯底里,在狂躁。她会在气氛平静和谐的时候突然歇斯底里指责我,挖苦我。一不小心做错了什么,甚至我都不知道到做错了什么,就突然爆发对我的批评,指点我这里不对,那里不对,从来都没有好好说过为什么不对,任何小事只要不满足她心目中的要求,她就会把气氛搞得好像天塌了般严重。
缺乏对别人错误的宽容和容忍,甚至不是错误,仅仅是不符合她的要求和期待,或者只是跟她的想法不同,就会被认为是错误的。
我爸亦如此,对家人连半分耐性都没有,只要没听清他的话,或者多问两句,或者动作迟一点,或者没有符合做事规范,就会受到我爸严厉的吼叫,和暴怒,似乎马上就要暴力教训我们了。所以到现在我都落下病根了,只要别人叫我搭把手帮个忙,我都慌慌张张地求快求好,深怕有一丝耽搁。
我爸还爱叫我找东西,偏偏总是急用的时候,要我去找扳手啊钳子啊,这些东西平时我都不知道放哪,所以找起来费劲,只要超过半分钟还没找到,就会响起我爸暴怒的吼声,所以我现在依旧病根未除,只要别人叫我找东西,不到一分钟我就开始紧张,以至于我找东西效率很差,明明在很显眼的地方我就是找不到。
我妈对别人言语刻薄,从来也别想在她嘴巴里听到一句暖人心的好话,尤其是对别人的一点点错误紧抓不放,并且用最刻薄的语言批判,而且这么多年的不顺的日子也没有学会反省自己的对错,只会抱怨环境的错,他人的错。她的不幸都是外部造成的。
我常常抽身事外旁观,也从来不认同父母错误的做法,我似乎天生就知道分辨是非,哪怕我很小的时候,我都经常觉得我妈的很多观念不对,她总是施加她狭隘的观念给我,我都不会接受,并且认为那是错的,反驳她,反抗她,我弟弟也是那样,所以很神奇,我一直认为人的性格是天生的,人的善恶也是天生的,这些都是八字里带的。
人各有命,就算是血亲,也会差别很大的命运,这些都是注定的。
一般来讲,也是我多年观察,子女层次比父母高的,命局更好的,通常受父母负面影响特别少, 而且特别通情达理,明辨是非,不会一味护短,也不会受父母一些不正确的指使去做一些后果不好的事。
也就是说你要是发现哪家人父母不够好,不够透亮清明的,但是发现他们子女完全不这样的,通常这些子女都是命格不错,将来也过得不错的。
你可以发现很多底层的小人物,过的非常不如意,家里也时不时爆发矛盾,跟街里邻居也经常有口角之争的,往往都是父母恶劣,并且教唆子女做一些不得体的事,好与人斗,好为一己之私罔顾他人利益和感受的家庭,这些子女跟父母的命局相差无几,所以非常容易受父母的影响,父母灌输什么就是什么,也从无自己独立的思考和观念,他们的生活往往一地鸡毛,不但跟他人相处不好,就连自己的家庭都是鸡飞狗跳。
我爸早出晚归,就算不做事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在家里呆着超过半天,所以和子女相处的时间特别少,而且他从来不主动陪着我和我弟玩,除了严肃的表情和用最恐怖的话语恐吓我们不要做坏事之外,剩下的就只有相对无言的沉默。
我跟我弟小时候特别怕我爸,本来姐弟俩打打闹闹很开心的看着电视抢着食物,只要我爸一回家,我跟我弟都躲起来,然后就剩我爸一人在客厅,直到吃饭的时候,我们就沉默地畏缩地出来吃饭,其实小时候我都希望我爸不要回来,因为他一回来我们就不快乐。
现在我们都长大了, 也不怕我爸了, 但是隔阂很大,基本跟我爸没什么聊的,所以虽然我爸生我养我到这么大,我依然觉得我的人生中大部分是父爱缺失的。导致我很渴望有自己的家,总是渴望有个男人特别疼爱我,像父亲那般疼爱我,应该说是溺爱我,无论我做什么都不会离开我,所以我从小都是大叔控。
也因为爱的荒芜,我很容易被人骗,也很容易满足,哪怕对方一点点的关心都会解读成疼爱我。
也同时,让我很难真正爱上一个人,哪怕我已经跟一个人在一起了,也不代表我爱上他了,因为我需要很多很多很多的爱才有安全感,我会在相处中慢慢的试探,直到我完全相信真的非常爱我,对我毫无保留,像父亲那般不离不弃,非我不可,我才会慢慢把心交出来,依赖他。
我就像一只刺猬那样,用铠甲保护自己,把自己柔软的肚子包裹起来,慢慢试探对方,一旦发现对方并没有那么爱我,我立马竖起我的刺,把自己的心武装起来。
纵使我已经抽身旁观,并且很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也难免在脾气习性上染上很多我父母身上的恶习,我以前不自知自己有多讨厌,尤其是自己说话不注意别人感受,具有很强的控制欲,而且比较排斥别人跟自己不同的地方,总觉得自己的观念和做法更好,缺乏包容性,觉得世界非黑即白,一刀切。
我发现自己也经常对我胖哥的错误零包容,一有我觉得做的不好的地方或者跟我做法不一样的地方,我就严厉指责,言语刻薄,导致我家胖做事的时候总是畏畏缩缩,生怕做错被我指责。
这就是不够糊涂,太过苛责,看不透,太较真,自己累,别人更累。不过我不断反省自己的言行,在别人身上不断学习与人相处的技巧,最后我发现,真相不重要,生活不需要处处讲究真相,糊涂一点囫囵一点挺好的。
世界很大,人类很复杂,人性也很复杂,不要什么都追究的这么清楚明白。
慢慢地我开始获得了很多人生智慧,也发现了一个女人最大的聪明是利用语言的魅力,温柔宽容的力量,不一定要辛苦劳作,不一定要忙碌不停,不一定要多能干,就能迅速提高家人的幸福感。
自省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品质,通常有智慧的人才会具有这个品格,而智慧是天生的,通常八字有食伤的人都比较有智慧,付出也比较多。
从八字上讲,我的代表我亲人的那两个字确实对我很不利,事实上我从小就没有被温柔对待,没有享受过什么美好愉快的亲情,我的家人亲戚无一对我刻薄冷漠,虽然我不缺吃不缺穿,可是我缺少爱,对温暖极度渴望。
而八字上的我宫,也就是我自己结婚的家,对我是非常好的,所以我基本跟老公,还有老公的家人相处很愉快,也从她们身上学到了宽容和温柔。天生就是要去远方的命。
当然我父母虽然是各种性格上的不足,但是都是为人善良,本分,忠厚之人,道德品质比很多人高出很多。
这也是他们的宿命,无法逃遁。我觉得我妈的不幸除了天生自带的性格之外(因为我一个阿姨的性格跟我妈的几乎一模一样,解释了天生和遗传),更多是命运使然,命运驱使她所遇到的任何事都是对她粗暴残忍,一个人长期在压抑的环境中就会慢慢走向自闭,走向偏激,变得敏感,自卑,狂躁。
首先,我妈从小被送给我养外婆,养外婆是个聒噪自私愚昧粗糙的农村妇女,贪得无厌又势利眼。外婆和外公结婚一年多一只都没有孩子,所以就领养一个,命运就是这么神奇,我妈被领养过去之一年后养外婆就生养了。
自己的亲身孩子出世之后,我妈这个抱来的孩子就完全没有地位了,我养外婆这个无脑的女人,动不动喊道“你这个抱来的孩子”。
我妈小时候读书很厉害,但是只读到小学三年级就不让读了,我阿姨每次考零分,外婆硬是要她去读书,我妈考90多分都不让读了,邻居问为什么学习这么好都不让读,不是可惜了吗?养外婆到处嚷嚷:“又不是亲生的孩子,一个抱来的孩子读这么高的书干什么”。
我想一个孩子整天被自己的妈妈说自己不是亲生的,是抱来的,想必心如针扎吧?
所以我妈非常讨厌我外婆,心情非常矛盾,比我的心情矛盾多了,因为我还是享受到了我妈无私的母爱,毕竟我是亲生的,虽然我每每想起我妈对我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又讽刺,又脾气无常,但是她还是对我有着无私的母爱。
而我妈念及着外婆的抚养之情,又想起过去种种的情感上的凌迟,一边厌恶着憎恨着,一边又要压抑自己报着恩。
其次,自己的亲生姐妹们排斥着自己,对她不是很包容接纳,尤其是女人们的嫉妒是最可怕的,女人的嫉妒可以存在母女,姐妹,朋友,亲人之间,她们认为我妈抱出去的孩子居然嫁的这么好。老实说,我爸当年长得帅,并且年纪轻轻就已经发家致富,身体好,干活快,其他姨娘们估计难以容忍。
嫁到我家,爷爷奶奶立马分家,我妈一个人带孩子,做饭, 做家务,种地,瘦的皮包骨头。我爸在外做副业,早出晚归,我爷爷奶奶并没有对我妈妈有任何照拂,所以我妈对我爷爷奶奶也诸多憎恨。吃了太多苦,得到太少的爱。
我爸不管家里,我妈太辛苦,所以难免对我爸各种不满,于是诸多抱怨,慢慢地两人水火不容,越是我父母不和,邻居们越是欺负我妈,反正我爸也不爱管家里的琐事,如果我妈跟我爸讲了哪个邻居行为失当,他只会指责我妈多事。
越是得不到男人疼爱和支持的女人,越不被别人当回事的。
所以我妈孤苦无依,四面楚歌,对人,对世事都充满了失望和怨恨。性格难免自闭,敏感,自卑,神经容易被刺激。
截然相反的是,我妹,也从小被抱养出去了,性格却很不一样:想得开,宽容,大气,不计较,温和,没那么强势,也没有什么大的野心,不爱跟别人比较,不那么敏感,也不容易被激怒。
那是因为她从小得到多少爱啊!她的养父母对她比亲生的还亲,她爸爸经常骑着自行车载着她去玩,去买衣服买零食,她养母也疼爱她宠爱她,连她奶奶去世之前孙子都没那么想见,反而最惦记这个不是亲生的孙女。
嫁人之后,公公婆婆又喜欢她,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宠爱的不行,她怀孕的时候,她公公给她扫地,还经常打野味给她补身体,一家人其乐融融,非常和谐,我去过她家好几次,都能感受到她公公婆婆对她的疼爱,不是客气的那种,是非常自然地把她当成亲密家人的那种。
截然不同的命运造成不同的性格。据我多年观察,一个缺少老公疼爱的女人容易变得暴戾乖张,而一个被老公宠爱的女人又年轻又开朗。
好的家庭,如额上的美人痣;不好的家庭,如脸上的一条疤痕;
无论好不好看,你想不想要,它们都在那里,你没有选择,你无法逃避。
而我只好修炼自己,舔舐自己的伤口,压抑自己的痛苦,更多的去理解我妈,尽量接受过往的缺憾,一边流血一边去爱。
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接受才能被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