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刻现世报了?

园长
10460
文章
0
评论
2019年7月11日15:34:39有没有一刻现世报了?已关闭评论
我是个一做坏事就能被捉住,一猖狂就会被遭到报应,一嘲笑别人就能得到相同下场的人,于是我变得越来越谨慎,稳重,胆小,和越来越能忍耐。
其实我原本是个脾气急躁,异常耿直的人(虽然现在也是,但是收敛太多了)。生活教会和教训了我。
我们这一代80后的人,童年是非常自由和无拘无束的,一来大人忙着干活压根儿没时间管;二来,以前没有人贩子,马路上也没车,唯一的危险也就是池塘里和河里玩水被淹。
今年回老家,发现童年的乐园-晒谷场,如今荒凉无比,杂草丛生,晒谷场也生了很多缝隙,坑坑洼洼破败不堪。
而在我童年,大家在上面跳绳,跳方格,捉迷藏,做游戏,表演节目,练习自行车,还是村里开会集合的场地。
傍晚,小伙伴们放学回来,一放下书包,扒拉两口饭,就撒野似地向晒谷场飞奔而来,从下午五点多直到天黑看不见,一直热热闹闹,充满了孩子大闹的欢声笑语,没有谁家的小孩不过来嬉戏的,听到这热闹的场面,任谁也无法按捺住自己出来玩的心。
我们这一群没有大人管的小孩可谓是自由自在,天马行空,放飞自我。村里的大小孩带着年纪更小的,游街窜巷,下河摸鱼,上山采果,挖地瓜,偷蔬果,玩水,烤红薯芋头,烤花生。
去临近的村子看火车经过,还数一数火车一共有多少节车厢;天空有飞机飞过,大家齐刷刷地行注目礼,直到飞机消失,才意犹未尽去做别的事。
有没有一刻现世报了?

关于报应

去小山丘上捡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带回家珍藏。一丁点新鲜的事物都足够吸引我们很久。
上学途中碰上经过的拖拉机,我们就疯狂追赶,追上了就一屁股坐上去,也过把坐车的瘾。我从小就有女汉子的潜质,扒过拖拉机,追赶过拉甘蔗的大货车,还成功的抽出一小节甘蔗来啃。现在想想真是命大。
以上是我童年的背景,接下来要讲我的现世报了。
这样的背景下,农村的小孩会去偷瓜果是非常普遍的事,尤其是被大孩子怂恿和指使下什么都干的出来,年纪更小的小孩是非常听大孩子的话的。
我父母对小偷小摸的行为管理非常严,绝对不纵容,所以相对其他小孩来说,我跟我弟是不敢去偷别人家的东西的,但是小伙伴们都去做一件事,自己不想被孤立,所以纵使我不参与偷,也会陪他们去。
一次邻居家的小孩们,约好了去隔壁村偷西瓜,在以前没有零食吃,没有零花钱,西瓜成了诱惑小孩的最佳零食。我本打算去围观而不参与。
大家刚要下地,就远远地被西瓜主人喝住了,于是大家佯装撤退,等西瓜主人走了接着行动。接着发动了第二次进攻,没想到西瓜主人并没有走远,悄悄地从另一条路靠近我们。
大家觉察到危险靠近,赶紧逃跑,我自以为没有参与偷瓜行动,就不紧不慢地走着,后来发现西瓜主人气势汹汹地在我后面追赶,我怕她把我也给打了,也就逃也似的跑了。
回到家里,西瓜主人和我妈说了几句,我妈在我背上狠狠给了我几拳,冤枉啊,可是我要说我其实是去观看的,鬼会信啊?
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带领几个小姑娘放学后不回家,想尝试一下在教室里过夜的滋味,这正是长身体的年纪,一夜没吃饭又没睡好,真是饥寒交迫。
第二天还要早读,更加没时间回家吃饭了,于是我饿了两顿,可谓是两眼昏花,全身瘫软无力,饥饿和疲惫折磨得我叫苦连天,后来饿的实在支撑不住了,下了早读想回家吃早饭,回家的路上碰到一个学姐,学姐说我要回家吃饭再赶回来上课肯定时间不够,我说那怎么办,我实在饿的受不了了。
学姐指着路边的一片甘蔗地,建议说,去偷根甘蔗先垫着,不会有人发现的,我偷过几次了,没人抓。
饥饿的驱使和学姐的怂恿,我也顾不了这么多,正要进去甘蔗地掰一根,此时远处传来甘蔗主人凶狠地警告,我问学姐怎么办,学姐说躲起来再等等,没人的时候再出来。于是我等了一会儿,接着行动,刚要进去,甘蔗主人又更加凶狠地警告了。
哎,这下我放弃了,饿着肚子,全身疲软地回到学校上课,那基本是全没听进去,太饿了,一心盼着放学回家吃饭,从此再也不敢露宿外边了。
这种不需要父母管教,自有老天收拾我的经历多了去了,可以说很替我父母省事了。
小孩子做坏事除了家教不好之外,有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大孩子的影响。在小孩子之间,大孩子的影响很大,号召力很强的,小朋友都喜欢跟在比自己大的孩子后面玩,最怕不听话大孩子就不带他们玩了。
我们当中也有个大孩子,大家特听她的话,也很喜欢跟在她屁股后面玩。
在九零年代的我们,零食是非常珍贵非常珍贵的向往。平时顶多花一毛钱买十颗蜡纸糖,再奢侈一点就是,五分钱一包酸梅粉,一毛钱一包的腌制无花果(小时候我的最爱之一),和其他一两毛一小包的腌制果品。还有一些散称的杨梅干,好像是三四毛钱一两,通常我们都是买一毛钱,一颗可以含在嘴里很久。
冰棒冰淇淋更是零食中的精品,是所有小孩的向往,甜筒除了没那么普及之外,更是舍不得买,大人绝对不会给小孩超过五毛钱的零花钱的,而一根甜筒要五毛钱,那种奶香味,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冰棒,从一开始的五分钱,后来涨到一毛钱,带点绿豆的要2毛。啤酒瓶可以换一根冰棒,所以村里来了卖冰棒的,小朋友们哭着喊着拿着家里的啤酒瓶换冰棒去了,出来的晚的还要追几个村子才能追上冰棒小贩呢。
我老爸的徒弟,很宠我们姐弟俩,他很大方,路上见到我们,总是会买四五根甜筒给我们吃,简直不要太幸福。这个哥哥又大方,长的又白净帅气,是我们村小姑娘们的梦中情人,长大想嫁的人,哈哈。
我们非常喜欢的那个大孩子,从小有小偷小摸的习惯(她妈妈就有,而且毫不避讳在自己孩子面前偷别人家的东西,所以孩子有这个习惯是必然的),由于零食太珍贵了,而零花钱太稀缺了,代销店里的零食对小孩子产生了致命的诱惑,于是这个大姐姐几乎每天带着大家去偷店里的零食,每次偷一两包,包装袋很小,少了也发现不了。
她们通常先买一毛钱的东西,然后给两毛钱给店主,等店主转身去找钱的时候,她们就迅速把小手伸进玻璃罐里偷零食,偷完紧紧攥在手里,此时店主刚好转身把零钱找给她们。
所有跟在大姐姐屁股后面的小孩都被她怂恿偷了个遍,唯独我不愿意,也很少参与。
后来大孩子估计觉得这样不好,大家都参与了,唯独我没有参与,好像不是自己人似的,就想尽办法怂恿我,一个劲地劝慰我说没事的,一定不会被抓,而且她们已经得手好几次了,店主一点也没察觉。
零食的诱惑,加上大孩子的鼓励和保证,我第一次把手伸进了那个充满召唤的玻璃罐里,刚伸进去,店主转过身,把我抓了个现行。
店主非常愤怒和失望,因为店主和我父母非常熟悉,她一边说着,我说最近老是觉得少了东西呢,原来都是你们干的。一边数落我: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毛病啊,你们家没有这种人哇,你们家不是这样的种呀(意思没有这种小偷小摸贪小便宜的基因和遗传),怎么你有这种习惯呢?
那时候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我第一次有了一种辱没祖宗的羞耻感。
其他小朋友次次得手,我一次伸手被抓,算得上非常吻合政府的大标语了:莫伸手,伸手必被捉!简直可以作为政府教化人民的经典的不能再经典的典范了。
所以除了家教,自己的孩子跟什么人一起玩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后来我的零花钱越来越多,别的小伙伴们零花钱跟我差很多,我不但可以隔三差五的吃甜筒,连包装精美时髦的菠萝味的冰棒都可以时不时的吃上一次,那可是九毛钱一根呢(ps,我这算炫富么, 嘿嘿)。
初中的时候,我发现,个子矮的女生普遍更聪明学习更好,于是我心里有点鄙视高个子,于是初中后我就没长过个了。
高中的时候,我有个闺蜜身材相对其他同学来说非常大只,大腿上屁股上肉非常多,在我们一群瘦弱的女生中显得格外的庞大和显眼,她那肥硕的屁股,经常被我呼一巴掌过去,并被我嘲笑一声“大磨盘”。
于是现在的我比以前增长了好几十斤,当年的“大磨盘”早已被我肥硕的屁股碾压。
去年我的闺蜜来了深圳,约了我见面,远远的,她就看见一樽肉球在移动,于是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大仇得报,大快人心的感觉。
她毫不掩饰地在几十米开外就笑弯了腰,在我快到她身边的时候,她上气不接下气地问,哈哈,你咋肥成这样了?然后一边假惺惺地劝我减肥,嘴巴却合不拢。
我妈一直希望我当个老师,旱涝保收,稳定,还有寒暑假。所以高考的时候,我妈极力劝说我报考我们当地的一所师范大学。而学习不出色的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非常瞧不上这个学校,扬言自己不要读师范学校,不要当老师,气焰嚣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第一年,没报考这个学校,硬气地再复读了一年后,成功地被迫上了这所学校。毕业后成功地做了一段时间的老师,光速打脸。
感觉冥冥之中有个神在暗中教训我。您老人家真是用心良苦啊!
以前总觉得自己能嫁个高富帅,帅是必须的,高高壮壮,家底不错,却鬼使神差的找上了胖哥,矮矮胖胖,赤贫!
对!不要跟我讲由于你没车没房所以没老婆,我家胖哥赤贫颜值低人家照样有老婆,你敢跟我说不是缘分么?
现在结婚好几年了,我都会偶尔恍惚一下,我是不是被下降头了?(那是不可能滴,赤贫的胖哥绝对没有钱付别人的降头费)!
这么多年的教训可以说把我这个原本就老实的人变的更加老实了,不敢随便嘲笑别人,轻视别人,鄙视别人;不敢猖狂,不敢说过头话,偶尔没控制住得意忘形了一下下,都要担心会不会又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这些年的大运艰难,令我明白了很多道理,性格稍微圆润了点(本人原本是嫉恶如仇,非黑即白,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对不喜欢的人一个假的笑容都很难做到的人)。也更加会站在别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遇到讨厌的奇葩,绕道而走,不再愿意浪费精力争个你死我活,争个对错。
不要容易否决一个人,在下结论之前多了解了解,不要乱贴标签,不要说过头话,要给自己和他人都留有余地,人的命运就是充满变数,任何人都有可能有机会赶超你碾压你。
人情世故上不要追求极致,难得糊涂,要有方法有智慧地善良和伸张正义。
PS,我现在不知道是因为不断告诫自己说话要谨慎还是差运走久了,人迟钝了很多,很多事瞻前顾后的,反而没有了以前的灵性。
一个人的大运造就一个人的经历,一个人的经历改变着一个人的性格和想法,所以你以为你自己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其实已经不自觉地被命运改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