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性,因果,天命的几点感受

园长
10511
文章
0
评论
2019年7月11日15:08:37关于人性,因果,天命的几点感受已关闭评论
年纪越大,越觉得老祖宗留下来的很多话是真理,这是见过多少世事,历经多少沧桑才能总结出来啊!
比如: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生来打地洞。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阎王要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
一饮一啄皆天定。
等等。
总有人圣母心肠,觉得任何人都可以教育好,都可以感化。却不知有些人天生是坏种。
关于人性,因果,天命的几点感受

人性因果天命

当然教育的作用,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前提是被教育被感化的人本质就不是坏人。后天的培养可以使一个本质不错的人更加美好,完整,更加优雅得体地去维护善良。
同时也让一些本质不那么好的人,懂得社会的规则,法律的规定和道德的底线,舆论的监督,人情的压力,法律的约束会时刻警告着一些蠢蠢欲动的人,我们所看到的样子,并非他们的真面目。
我们在少年时代遇到的恶霸,流氓,混混,经常欺负别的同学,甚至诈骗,杀人,强奸,一些学生时代不好惹的同学,走上社会后大多混不好,或是跟以前判若两人,全然没有了以前的嚣张跋扈和为所欲为,开始老老实实的,甚至是圆滑的。
就是因为社会环境已经没有了适合他们用本性,用暴力来解决问题的土壤了,谁想要好好的生存就要老老实实的遵循社会规则。
要养家糊口,就要好好上班,要配合好分工,履行好职责。甚至要低声下气,如果没有学到优秀的谋生技能,就只能去干最辛苦的活。
妄想随心所欲用暴力,用掠夺,用欺压的方式来获得资源?对不起,社会不允许。
为了生存,几乎所有人都是根据社会的需求来扮演自己的角色。也许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我觉得善良这种品质真的不是学习出来的。坏人不会去学习如何善良。内心有善意的人会通过学习使得自己更加恰当地行使自己的善良,或者保护自己的善良。
读小学时,有一年学校组织了歌唱比赛,作为从小很喜欢唱歌,而且唱的不错的我当然踊跃参加了。
唱的过程中,我看到了老师淡定之下隐藏的惊喜的表情,当时唱的是孟庭苇的《你看你看月亮的脸》。
结果出来我是第三名,我看到了我的分数,三个评委老师,我的平均分好像是9.5还是9.2分(10分制),但是老师把分数交给少先队队长,也就是我上一届的学姐,让她来统计分数和名次,然后老师就不管了。
随后知道学姐是第一名,我看了一下她的分数,没有我的分数高,但是她第一,我第三,后来我知道了为什么,她把她的平均分加了一分,把我的分数减了一分,她加了一分的分数也没有我真实的分数高,所以她实际的分数其实比我低2分!
她当时也心虚,我说我要看看分数,她把纸在我面前一晃,就说不看了不看了,我要贴名次了,就匆忙地把名次张贴出来。
紧接着到处嘚瑟她虚假的第一名!
现在想想真觉得恶心,不仅仅是因为抢了我的第一名,更多的是细思极恐,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小小年纪没有人教,就知道如何用自己的小小权力弄虚作假,如果在未来的工作生活中,涉及到金钱的操作,那会阴暗成什么样?这样的人想想就令人发怵。
事实上,她确实也不太可信。
还有一点令我诧异的是,如果我做了坏事,肯定心虚的不行,但是她心虚一秒钟之后就满世界炫耀去了。这真是天生干坏事的心理素质啊!
说到利用职权谋私的事情,我想起了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同学,7岁,对,7岁就会了,真是天生的!
那时,我和同学A是正副班长,同学B是学习委员,B同学长的很白,穿的好看,会打扮,也聪明,学习很好。
老师要我们三个人轮流管理班上的秩序。也就是在早读,或者自习的时候如果班上吵闹,不认真学习的话,把这些同学的名字记下来交给老师。
小学生最听老师话了,最怕告老师了,被登名字在每个小学生心中是件很严重的事。
每次班上很吵的时候,B同学就会大喊一声“登名字了!”,全班瞬间哑口无声。
后来B同学不知道啥时候发明了让大家贿赂她的法子,估计暗地里给被她登记过名字的同学说过,如果撕一张作业本上的空白纸给她,她就把名字去掉。
后来就发展到,只要喊一句登名字了,全班除了我和A同学之外的同学无论吵了还是没吵的都会撕一张纸给她,贿赂她不要登她们的名字。
我一直不知道还有这操作,直到有一天,轮到我值班了,班上嗡嗡地时候,我得出来维持秩序,我也大喊一声:登名字了!
瞬间很安静,我很满意,但是突然收到几张空白纸,我一脸蒙圈,不知道咋回事,A同学告诉我是大家为了不让我登名字讨好我的,是B发明的。我尝试着退给一位同学,她都快哭出来了:是不是一张不够?纳尼?怎么特别现实特别成人社会的感觉呢?看来人性这种东西自古自小都一样。
A,B和我三人,我收到的是最少,大概我从来没有恐吓过,也傻乎乎的,或者大家觉得我威胁不大,B的最多,A的其次,A也没有威胁过,估计是正班长的缘故,官大点。
我和A同学长大后闲聊,两个人相视苦笑一下说,当初B小小年纪怎么就能想出这样的办法呢?听说B从来不用买草稿本,都是同学撕给她的。
小孩子才是赤裸裸的,赤裸裸的纯真,赤裸裸的坏。欺软怕硬,见风使舵,胜过成年人!
我这样傻乎乎的纯真,全靠好运加持才没有被别人欺负,才有一个风光美好的童年。学习好,能歌善舞有才艺,老师喜欢,长的不错,家境优越(跟当时的其他同学对比来说),所以头顶有光环,没有更多的体会到人性之恶。
再说个初中住校的事。
我上初中的时候是97年,那时我们学校条件极其差,没有像样的宿舍,就用老教室改成宿舍,一个宽敞的破旧瓦房教室里摆成了一排排的上下铺。
这样小的床还得住两个学生。我跟一个女同学分到一起,我们商量好了一人带席子,一人带被子,我因为太懒就选择了带席子,但如果对方不同意我也会选择带被子的,商量的时候对方愉快爽快坚定地选择了带被子。
于是我带着席子,对方带着被子,我们开始了第一晚的同床共枕。我以为会是个友好愉快的夜晚。结果。。。
她一躺下就开始抢被子,然后我只有盖着半个身子的被子,紧接着她把所有的被子慢慢地压在她身下,直到我一点被子也没有了。
对,我是完全暴露出被子的,然后她裹的像个蚕蛹一样,我去跟她说话,我去拉被子,纹丝不动,我丝毫拉不动,我跟她讲话她不理我。
那是个冬天,很多人生冻疮,外面气温最起码0度,我一点被子没有,我把所有衣服穿起来,坐在床上非常无助非常冷。
我又试着拉被子,拉一点,她压一点,我就知道她是故意的了,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所以我叫不醒一个存心要我挨冻的人。
我觉得一个说好了自己带被子又存心让同学一整晚都挨冻的人绝不是个好人,绝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如果不想我盖她的被子,就不应该假惺惺地假大方的同意带被子,可以跟我说,谁家还没个被子,或者这一晚先让我睡,随后找个理由说被子太小不够盖,叫我第二天自己带被子也行。她居然可以做到这么冷的天气让自己的同学没有任何被子。
就算我对一个陌生人也不会这样,我曾经收留过2个无处可去的陌生女孩,一个是被人下了迷药被偷了钱包和手机的女孩,我在公交车上认识的。另一个是从老家出来打工没地方落脚的一个网友。不过现在我打死也不敢这么干了,坏人太多了。
第二天我就回家带被子了,她轻描淡写一句你带被子啦?我说嗯,那时年少单纯没心没肺,没多想,也没记恨,但是我现在想起来真的挺恶心的,我反射弧够长的。这样的同学我永远也不会有任何好的回应了。
后来建了新宿舍,我和另一个同学同床,她家条件不好,她跟我说可不可以席子被子都我一个人带,我说好。于是被子席子都是我带的,我从来没有让她挨冻过。很多东西她都用我的,洗发水啊什么的,我经常借钱给她吃饭。
她心里也很记得我的好,也总从别的地方对我好,比如冬天很冷,我的脚冰凉,她会把我的脚抱在怀里。会给我洗内裤,来大姨妈的内裤也帮我洗过,我也帮她洗过内裤。
说个天生善的。
我婆家这边的小侄女(老公弟弟的女儿),秉性纯良,不是因为有人教她,在一岁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所以这个年纪,你就算教她也不懂的。
她刚会踉跄走路的时候,就知道把零食分给家人吃了。有时候在自己吃之前就知道先分给别人吃。
有一次,她咯噔咯噔地跑到厨房的餐桌上拿了一包零食,叫我打开后就冲出去了,在门口又停下来了,在那里低着头弯着腰捣鼓了半天,然后折回来往我手里塞了一点零食又跑出去玩了。
我当时心里诧异极了,一股暖流涌上我心头,这小不点居然还知道给我留点!她才一岁多一点点啊,有多少年龄大多了,就算家长教育也不愿意给别人分享的小孩啊!
有一次我带她去邻居那里玩,邻居一个小女孩的爷爷打了她,这个小女孩哭天抢地的,小侄女看到别人哭的这么惨,特别心疼,我看她心疼的也快哭出来了。
她特别着急,但又不会讲话,就在地上捡了张纸给小女孩,试图去哄她(小孩子喜欢捡垃圾当玩具,他们不知道那是垃圾,什么都有可能成为他们的玩具),小女孩还是哭的很大声,小侄女也彻底哭开了,这就是同情心,天生的,看到别人受苦自己难受。这么幼小就知道共情了。
别的同龄小朋友欺负她,打她,她反应不过来,都没考虑明白发生了什么,就怔怔地看着别人,其实她力气特别大,但是她的潜意识里都没有欺负别人这样的概念。
还有一次,她跟我婆婆玩抢手机的游戏,手机一不小心掉下来砸到了我婆婆的头,小侄女哇的哭出来了,应该是心里内疚,觉得自己砸到奶奶了,然后让她接着玩抢手机,她再也不玩了。
这是她1-2岁发生的事,充分说明一个人的本质是天生的。
生她的时候,也是折腾了几回,每次以为要生了,急急忙忙去医院,一到医院什么动静也没有,又回来。
几个来回之后终于是真的要生了,我给她算如果那天生的话得是巳时是好八字,我们事先没有给她选日子,也没有故意要选日子,因为主要是想顺产,但最终还是在好时辰出来的。
妯娌后来回忆说,跟她一起进去的产妇,就她在那个时间生了,其他的都拖到下午了。该是这个命就会等到自己的时间出来的。不是自己的八字命就不会在那个时间出来。
讲个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终有报的。
九几年的时候,工业不发达,打工潮也没有来临,农民还要交公粮,所有的收入皆来自于地里。通过卖稻谷,养猪,养鱼,种烟,种甘蔗,种花生来实现收入。来钱慢,也非常辛苦。
冬季的时候家家户户种甘蔗,大家各自选好自己要砍甘蔗的日子,约好相互帮忙干活的日子,实现互帮互助。
甘蔗砍下来,削掉多余的壳叶,把甘蔗稍砍掉,然后捆起来,一垒垒的堆起来,晚上就算寒风凛冽,也要带上被子躺在甘蔗堆旁边看着自家的甘蔗不要被别人偷了去。
还是晚上,大卡车会来到村里,这时候,全村的青壮劳动力都要动员起来,我给你家上甘蔗你给我家装。当然甘蔗事先要先过称。
所以通过甘蔗挣点钱是非常非常漫长而辛苦的一件事。甘蔗过称的时候应该会有个甘蔗证,到时候拿着甘蔗证去糖厂领钱。
村里一户人家简称A,他家的甘蔗证掉了,A的女主人隐约记得掉在我家门口了,因为她记得就在我家门口的时候,不知道什么事她掏了口袋,所以就一口咬定是我妈捡了去,其实我们压根儿不知道这回事。
甘蔗证可以领500元,在当时这可是巨款,而且多辛苦啊,多难来的钱啊,所以A家实在受不了,就算没有证据显示是我家捡了,他们也总要拿个人出气,我们家嫌疑最大,所以他们家上门打过闹过,二十几年都没话讲,一有机会也是大吵特吵,能有机会陷害我们家就陷害。
我小时候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特别招男女老少的喜爱,人缘特别好,村里人都对我好,我本身也是没心没肺,反射弧长的。跟谁我都合得来,唯独A家的儿子处处跟我过不去,我越好,他心里就有刺似的,老是跟我做对。
我小时候不懂为什么,自问也从来没有得罪他,他一有机会就找我打架,仿佛我是他死对头,而我是被死对头了。好长时间我想不明白,后来我干脆觉得他应该是嫉妒我,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男孩子要嫉妒一个女孩子。
现在我懂了,他家的大人肯定在他们面前不断地咒骂我家,他记恨着甘蔗证的事,顺带记恨我,于是处处跟我作对。
其实甘蔗证是邻居B捡到了,他们捡到后就去糖厂换钱了。他们心安理得的霸占了别人辛苦挣的钱,还一旁边美滋滋看着我们俩家撕逼。
很偶然的一天,A的男主人偶遇了当年在糖厂发钱的那个工作人员,那都是十几二十年后的事了,糖厂人员居然还记得那一天的事,他说当时你们村那个叫XXX的人拿着你的甘蔗证,说你有事来不了,替你领钱的。
那个时候民风淳朴,乡里乡亲的,也没人干这种下作事,糖厂人员哪里会想到B是去冒领的,就给了他钱。
真相大白,A又找上B大吵了一架,才知道冤了我家二十年。后来我们俩家又来往上了。
真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啊,你说过去这么久,糖厂人员要给这么多村民发钱,他哪里记得住这么多人,就算记得住这么多人,也过去几十年了,又如何记得住这么小的一件事?
冥冥之中自有玄机,也许我们俩家本就有一段冤仇吧。
当然邻居B的恶事太多,这里不赘述。夫妻都是恶毒之人,尤其他老婆,又野蛮又无知。很多事都是他老婆怂恿的,在她身上我充分地体会到了什么是妻贤夫祸少!
别人只要做什么火热,他们家就跟着做什么,但是只要他家一做就倒霉。这就是善恶有报吧!
讲个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的。
我公公努力经营,吃尽苦头,最终也就落得个温饱。该办的事也艰难的办成了,但总是难有结余,从来没有松快过,仿佛老天精明的计算着每一件他该得的东西。
他也是有风光的时候的,九十年代末,二十一世纪初,特别风光,手握要职,需要巴结他的人特别多,所以那个时候挣到一些钱,在当地这样的小地方,又在那样一个年代,有20多万存款,那就相当了不起了。
钱还没捂热,镇上就开了家私人银行,用高额利息来诱惑大家存款,那利息真是诱人,正处在好运中大胆有野心的公公,按捺不住激动要存钱进去,被婆婆不断劝阻,但是哪里劝得住,他毅然存进去了。
存进去没几天,银行携款私逃了,还没捂热的20多万一夜之间化为泡影。公公从此一蹶不振很多年。
但凡有点钱了,就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办了,办完就没钱了。总是勉强挣扎在温饱线。
2012年的时候公公做起了卖酒的业务,不曾想,做的非常好,很多人买他的酒,总有贵人介绍生意给他。短短半年挣了几万块,于是激发了他想买车的想法,他想买车的想法越来越强烈,谁也阻挡不了,毕竟年纪大了,怕再不开车就开不动了,于是整天魔怔了要买车。
算算存款再借点还刚好买一部车。最终他的心愿达成。
神奇的是,自从买了车之后,他的酒再也卖不出去了,通过卖酒再也挣不来钱了,只能老老实实拿死工资。
婆婆说,是到了该有部车的时候,命里就该有。仿佛老天看着给呢,XXX得有部车了,于是突然让他卖酒生意好得不得了,车买回来后,老天说好了好了,车有了,可以了,再要更多的钱没得了。
今晚跟公公一起吃饭他还感慨自己的一生,一饮一啄老天都算好了,从来不让他有多余的钱。该办的事也勉强办上了。
婆婆跟我讲过一个远亲姑姑的事,辛辛苦苦存了一辈子的钱十几二十万,到老的时候突然诊断出绝症,各大医院求医问诊,存款花光的时候,再去复诊,说是误诊。
这是真事,我们听到无不唏嘘,命里无时莫强求啊,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人生在世,一定要放平心态。
邻居有个已去世的我未谋面的大嫂,活着的时候去看香还是看相,别人说她没福,家里条件好起来该享福的时候她享不到。
她气呼呼地跟别人吵起来了,她觉得自己孩子有出息,男人也有工作,怎么会她没福呢。她平时特别节俭,衣服都不洗,说要省洗衣粉,自来水也舍不得用,说得花钱。
后来孩子上大学毕业了,该工作让父母享清福的时候,这个嫂子得病去世了。一点福也没享到就匆匆去了。她的孩子后来都有不错的工作,她男人现在也能挣个8,9千的,这在农村算是很好的收入了。她男人后来续了弦,后妻直接坐享其成,每天穿金戴银。
人生,实在令人不胜唏嘘。